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法武封圣

第1309一肖中特 满是套路的谈判(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南京城的使团明日可抵达郡城。Ω Δ看书 阁kanΩshuge”

    孔仁没有跟随钟为去肃清石埠郡余敌,而是留在丁馗身边。

    “寒将军亲自去接?”丁馗早上得知寒如刃领兵出城了。

    “呵呵,她没有跟你汇报吗?”孔仁没想到寒如刃没跟丁馗说一声。

    “她去帮下属补锅,哪好意思跟我汇报,估计写了份报告故意让下面的人压着,晚上才送上来。”丁馗从中队长升上来的,很清楚中层军官的门道。

    “我那大侄子真不让人省心,无端给领导添麻烦,要考虑一下把他打发去十九军团。”碍于情面他不好直接斥责龙双。

    “喂喂喂!”孔仁不乐意了,“你这是占我便宜,我与龙双平辈而论,你在我面前喊他大侄子,想当我的叔伯辈吗?”

    “啊!疏忽了,疏忽了,竟忘了你与他同辈。”丁馗贼兮兮地笑了,“我的对头如今不择手段了,你要小心点,以后出门多带几个侍卫,我可不想未来的文国公死在我这里。”

    “别乱说,家父尚未继承爵位,我还差得远!你说的是哪个对头?有胆子派人行刺我吗?”孔仁不太信。

    “从情报上看行刺娄孝的是道上杀手,南沼州地下世界最有名气的两位杀手,这种雇凶杀人的手段应该是子家所为,我的其他对头有家族死士,无需聘请职业杀手。”

    “你就没有小家族的对头吗?”孔仁认同大家族有死士的观点。

    丁馗讥笑道:“你傻呀,小家族为什么要行刺娄孝?多招惹一个对头啊,南沼州娄家不是小家族能得罪的。”

    “我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杀手是子家雇的,你因仇恨妄下定论,这不是成熟的想法。”孔仁只相信证据。

    “雇凶杀人不好查,哪来什么证据?若真是子家干的,他们就会欺负你们这种性子,暗中弄死你让孔家拿不到证据。”

    “危言耸听!没有我家的支持,子毗能坐稳政务院首席?”孔仁还是不信。

    “孔家在南沼州独善其身,触犯了少典时和少典曦的利益,以后若是少典时得势,子家自然能坐稳政务院首席。倒是你死在我这边,孔家与我结怨,反过来要寻求子家的帮助。”

    丁馗现在是不放过任何可能性,尤其重视对幕僚们的保护,像孔仁这种大世家子弟更要紧。

    “几个小贼就把你吓成这样?亏得别人喊你丁屠夫。”孔仁已晋级无畏骑士,不算文弱的幕僚,身边也不缺侍卫,并不害怕江湖上的杀手。

    “喔唷,真是狗咬吕洞宾。”丁馗哭笑不得。

    “吕洞宾是谁?”

    “呃,以前老家一个厨子,拿骨头喂狗却被狗咬了。”丁馗心里不断地给吕祖道歉。

    “哦!诶?不对,你骂我是狗。”孔仁品味出来了。

    丁馗大笑,上前拉着孔仁坐下,道:“口误,口误。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说不定有人行事会大胆些,我们多留个心眼是为自己好啊。

    你为我出谋划策,我为你的安全操心,此乃各司其职。不说这些啦,娄孝前来谈判,是你接待还是我来?”

    “从道理上来讲由我接待为好,可是孔家总要给少典曦留点颜面,你看,要不就?”孔仁猛眨眼。

    他自知身份敏感,不愿公开接触南京城来的人。

    “推卸责任还不想说出口,狡猾!钟叔到哪了?拿下全郡没有?”丁馗主动问起石埠郡的战况。

    “公孙弥的兵马刚全数离境,护国红军已尾随到边界上,再过两日应该就能占领石埠郡全境。”孔仁坐镇指挥部,了解即时战况。

    “有点慢,十二军团的后援部队在哪?”丁馗不满意战事进程。

    “112师团明日可与护国红军汇合。”

    丁馗踱步到地图前,来回打量,道:“你明日启程去东部战区指挥部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二舅。”

    孔仁没听懂,问:“姜大人需要我当参谋?我只配当他的学生。”

    “就是让你去学学,谈判过后我朝军事由姜熙统帅全权负责,我回家陪监国待产。”

    “……”

    使团终于安全抵达石埠郡城,丁馗只派了一个侍卫来领娄孝进城。

    “驸马怎能如此无礼?本官乃州部级主官,理应派品级差不多的官员前来,竟然只派一个侍卫来打发本官!”娄孝感到被羞辱。

    那侍卫大声说:“娄大人,昨日是谁接您来此?”

    娄孝瞄了一眼旁边的美女将军,答道:“111师团的寒将军。”

    “当日古元帝国南平魔亲王到访,前去迎接的也只是74师团樊将军,难不成您比亲王还尊贵?老爷说了,为避免您逾制便由卑职带您去见他。”侍卫已准备好说辞。

    魏泗轻踢马腹,来到娄孝身侧,低声道:“大人,属下自请代您去面见驸马,您先去驿馆安顿。”

    “也好,你代本官去面呈拜帖。”娄孝选择回避丁馗的刁难。

    这其实是谈判的一部分,未见面就开始过招,双方都争取在气势上盖过对方一头。

    侍卫没有坚持,带一个副使回去也能交差。

    魏泗刚离开,寒如刃开口道:“娄大人,驿馆住不下那么多兵马,您只能带一个中队入驻,其余人请随末将去城中军营。”

    她是见过高官显贵见过大场面的人,一下就看出丁馗的用意,于是顺着意思分开使团的人。这个要求不过分,娄孝无法拒绝,只能听她的。

    郡守府大堂,胖子副使躬身行礼,道:“南京城特派副使焦海拜见丁驸马。”

    丁馗默默地注视着胖子,胖子听不到应答不敢站直身体,依然躬身等待。

    “呵呵,有意思,在我面前改装易容还正式拜见,你应该是第一个吧。”

    魏泗心里咯噔一声:坏了,丁馗的眼里那么毒!竟然瞒不过他。

    “驸马爷说笑了,卑职不明白您在说什么。”他直起身子与丁馗对视。

    丁馗拿起案一张纸扬了扬,道:“昨晚我就收到你的资料,谍情司南沼州堂堂主魏泗,后期斩将武士,善用软鞭,出自于天牢,对强光敏感,还有什么你不明白的?”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