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恨长歌

2420 让人消失的药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每个人的童年,都会有肆无忌惮的时候。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在意识到自己闯祸时,内心忐忑,焦虑不安,不过这种惴惴很快就会被另外一些东西所取代,比如好吃的糖果,好玩的新伙伴等。眼前的快乐总会让年幼的孩童忘掉先前惹出的麻烦,这也就是童真的乐趣和让人着迷喜爱之处。

    良若风对东方蕊点头示意,对叶衾寒开口就道:“柳姑娘坟墓被掘,尸骨无踪。”

    叶衾寒如遭电击,呆立当地。柳依依的死,他一直愧疚难言。时至今日,叶衾寒已经难以分清对柳依依的感情,是因为她的死而导致的难以释怀,还是真正的纯粹感情。每当想到这些,叶衾寒的愧疚感就会加深,他觉得在柳依依死去后,若还不在心中将她放置在首要位置,就太不是了。

    东方蕊看叶衾寒迟迟不语,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她发现,逝去的柳依依,在叶衾寒心中占据了很大的位置。这让她有些许不快,不过也没有表露,看良若风也望着自己,就轻声提醒叶衾寒道:“这里人多嘴杂,我们还到进里面问个仔细吧。”

    叶衾寒这才缓过神,同良若风一起去竹苑谈个究竟。原来柳依依埋葬,叶衾寒辞别良若风回到华山派后,良若风不日也离开了柳依依的埋葬地。不问世事,在山野中寻觅练剑佳所,一旦烦腻了某个地方,就会再择他地。两个月前,良若风听闻华山派境内出现了一伙专门挖坟掘墓的人,这些人专门对女子墓穴下手,挖出的尸骨再卖给贫苦人家,这些贫苦的人之所以买尸骨,则是因为家中丧命了男子,活着时因贫穷找不到妻子,便想着拿出积蓄来买一具尸体,为死去的人配阴婚。

    良若风担忧柳依依遭受这群无知人打扰,便赶往华山派属地,只用了十日,便将这伙人清除干净。因良若风下手果断,每抓到一名掘墓者必斩去其双手,十日里,就有百余人被砍掉手。消息传开,一时间掘墓者绝迹。良若风怕仍有人再犯,便放出话,若听说再有一次死者被挖出给人配阴婚,就折返将失去手的人全部杀死。看着那伙人心惊胆战,一个个发下毒誓,坚决不会再去掘人坟墓,良若风才离开那。但到柳依依墓地,只见墓穴已经被挖开,棺木内空空如也。

    良若风大怒,返回去找那些掘墓人,逼问一遍后,竟没有一人承认挖了柳依依的尸骨。

    “后来呢?”掘人坟墓,放在何时都是让人愤怒的事,叶衾寒此刻就很生气,不过碍于东方蕊在场,他还是强压了胸中的怒意。

    良若风摇摇头:“我连杀十人后,才发现掘墓者并不是他们。”

    叶衾寒和柳依依面面相觑,旋即也就明白了,若掘墓者真的被找到,良若风肯定不会出现在这里。他如此赶来,就一定是发现了其他非常有价值的事。东方蕊心中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她怕叶衾寒答应与她归隐山林的事化为泡影。

    “那些掘墓者到了现场,都说奇怪。”良若风沉思了片刻,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件事说出来。“按他们说法,柳姑娘死那么久,棺木内会残存的有尸液和毛发,而被掘开的棺木里什么都没有。”

    “尸体没有腐烂。”东方蕊脱口而出。看叶衾寒满脸疑问,又加以解释道。“尸体只要用适当的手段加特殊药物处理,是可以达到百年甚至千年不腐的。”

    “依依的没有经过任何处理,是我亲手看着她入殓的。”叶衾寒现在才发觉良若风似有所指,不过这件事情的指向,他实在是不敢相信,那么久的时间,未曾经过任何特殊手段处理的柳依依尸身,怎么会不腐烂呢?可腐烂的话,良若风又怎么会千里迢迢来告诉自己呢。

    到此刻,东方蕊也已经明白良若风的意思,便道:“会不会是有人刻意替换了棺材?”

    良若风否认:“棺材是华山派的木匠打造,我肯定就是原来那一副。”

    “你怀疑依依尸体并没有腐化?”若柳依依尸体被掩埋那么久还没有腐化,这个问题真的足以让良若风跑来吗?

    “我怀疑柳姑娘还活着。”良若风掏出一个白色纱质长条,递给叶衾寒,东方蕊的脸已经微微变色,但并未引起叶衾寒的注意。叶衾寒此刻的目光都落在了那白色长条上,上面还有字,是用血写的,红色在布条上晕染开来,显得字体很不工整。

    叶衾寒迟疑着接过布条,经过仔细辨认,他念出了布条上的字:衾寒,愿你能看得到。叶衾寒猛地抬头,与东方蕊四目相对的刹那,才意识到柳依依的复生,带给他的将不止是惊喜。

    东方蕊忍不住道:“人死复生,这世间当真存在这种事?”

    “当时我们都能确定柳姑娘是去世了,出现这种事,实在匪夷所思。”良若风摇摇头,这件事他也没个答案,可这布条,分明就是柳依依入殓时所穿的衣服。他看了一眼叶衾寒,沉吟片刻,又道:“你比我更有资格去调查这件事,我把消息带到,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应该还是翡玉阁所为。”三人都觉得这和翡玉阁有关系,但良若风和东方蕊未和这个神秘组织有过正面交锋,是以只在心中稍稍起疑,倒是叶衾寒直接说了出来。“他们能让人在光天化日下消失,应该也可以让人假死一段日子。”

    “无影粉。”

    “无影粉?”

    “我小时候听我父亲说过,千毒教曾出过一位奇人,用千余种古怪东西,钻研二十多年,终于造出了撒在身上能让人消失一段时间的药物。”东方蕊眉头紧锁,这个人,后来因为经常研究稀奇古怪的药物,终于惹出祸事,违反了教规,被东方鹤判处极刑,但在行刑的头天晚上,那人消失不见。东方鹤震怒下派人四处追捕,均无功而返,而此人,也是东方鹤的远亲,名叫柴贤榕,按照辈分,东方蕊应喊他叔父。不过因为东方蕊因为也只是听自己父亲说起,是以也没有给两人说的太多。

    这些,却也足以印证叶衾寒心中所想,柴贤榕逃出千毒教,辗转下进入了翡玉阁,成为现任翡玉阁阁主的座上宾。在强有力的支持下,他在精改无影粉的同时,还研制出了能让人假死很长一段时间的药物。叶衾寒不知该愤怒还是惊喜,翡玉阁重伤柳依依,造成她假死的景象,再把她救出,一切目的,难道真的只是想要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

    若这一切的缘由,只是针对叶衾寒个人,并无任何其他目标,将会更加让人畏惧。叶衾寒一直觉得,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就会露出马脚,但看现在的翡玉阁阁主,他好像没有任何弱点,不仅如此,他还能提前设定好后续的事。他像一个魔鬼一般存在,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让人感到可怕。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