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混沌八皇

第一第千零九十一肖中特 山崩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间渐渐流逝,自王墨从段海君那里离开后,他就始终盘膝坐在那火山口旁,默默的望着火山,脑海中不断地回放往昔的点点幕幕。

    他看不透生死,所以,就要承受三百多年的痛苦与孤独,且,还要继续承受下去...

    在那痛苦中挣扎,以心中的意念为灵魂,走在这茫茫的修仙之路上,无始无终,没有尽头。

    火山处,除了那滚滚黑烟升起发出的丝丝之声外,还有四周天地如火焰燃烧的声音,除了这些,一片安静。

    在这安静中,王墨默默的坐在那里,在他的身前,放着一具棺木,这棺木如水晶,发出皎洁之芒,在其内,静静的躺着一个女子。这女子皮肤晶莹,看去根本就不像亡人,而是睡下了似的。

    这女子没有绝艳天下的容貌,更没有倾城的气质,但在王墨眼中,哪怕是天下绝艳之人,倾城之女,也比不过这棺材内的女子半分。

    “叶儿...”王墨右手在这棺木上轻轻抚摸,眼中透出温柔,他望着那棺木内的女子,仿若回到了那颗星球上的寒城。

    生与死,王墨,终究是看不透。

    在这一刻,仿若这天地间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唯一剩下的,就是他与这棺木内的女子。

    默默的感受着孤独,静静地望着这个陪伴他的女子,在这安静的世界中,王墨心里,渐渐找到了一丝灯火的温暖。

    这温暖虽少,但却融入了王墨的灵魂。如同左岸的虚幻,明知随时可以消散,但仍然执著的望着,哪怕隔一条生与死的河流。

    “等你苏醒过来...等我将师尊的大业完成,我们寻找一个谁也找不到的桃园,安静的居住下来...”王墨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这在别人看来很小的愿望,就是他心中,最大的心愿。

    “以前的我,不是很懂...现在,我懂了...”王墨喃喃,从他的身上,透出一股深深的悲哀与惆怅。

    这片燃烧的星域内,火族的每一处修仙星,最不缺少的,就是火山,那一处处火山在这特殊的环境下,经常会爆发出浓浓的岩浆。

    每一次火山的爆发,都会使得整片大地颤抖,那轰隆隆的声响,足以惊天动地,尤其是滚滚黑烟遮天,岩浆如雨一般落下,更是如同到了天地的末日!

    对于火族的弟子来说,火山爆发,他们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但王墨所见,却是很少。

    此刻,他所在的火山内,闷闷的声响不断地出现,且越来越剧烈,但这些,王墨根本就没有在意,在他的眼中,只有那棺木内的叶月。

    火山内轰隆隆的声响越来越剧烈,到了最后,就仿若是有一头巨兽在火山内咆哮,一股黑烟在大地颤抖中从火山口内冲天而起,在天际成环形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开,把天空传来的红芒也遮盖,使得大地,顿时就处于漆黑之中。

    紧接着,火山内咆哮之声越来越剧烈,瞬息间,一股赤红之芒滔天而去,一道岩浆之柱冲出,直冲天空!

    远远看去,这一幕极为惊人,尤其是此刻的王墨,就是坐在火山口旁边,四周的山石颤抖,大片的脱落,更有一些在那岩浆的冲出中被卷入其内。

    这岩浆,几乎就是在王墨的面前冲天,距离他之近,不足一丈!那浓浓的热浪与岩浆,如同一条从火山内冲出的火龙,带着惊天动地的咆哮在天空化作一片火雨喷洒。

    仿佛这一刻,天地在王墨面前崩溃,但他却无法使得他抬头去看一眼...只是默默的望着棺木,丝毫不去在意半点。

    更是在这火山爆发中,大地如同翻滚,出现了一道道裂缝,迅速就被落下的岩浆弥漫,更是随着大地的震动,随着火山不断的喷发,在火山口内浓浓的岩浆溢出,顺着火山向下如怒浪一般流下。

    随着岩浆的流动,转眼就覆盖了整个火山,向着下面不断的蔓延。

    这一刻,天空岩浆如雨,地面则如浪覆盖,整个天地,处于一片黑红之中,那黑色的,是滚滚浓烟,那红色的,则是照亮一切的岩浆。

    “这就是山崩的力量,也是我等了这些天,终于等到的火山之崩...叶子,你陪着我,一起见证我感悟创世天尊的第五式神通...山崩!”

    王墨轻声自语,望着天空如雨的岩浆。此刻他所在的火山,那轰隆隆的声音再次出现,展开了又一次的爆发。

    大地的震动越加距离,引起了远处另一座火山的颤动,在王墨的目光下,那远处的火山,轰然间喷出浓烟与岩浆。

    王墨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当年黑榜界内,中恒之主右手抬起,施展山崩神术的一幕幕画面。

    实际上早在当年的勾牙无尽地界,王墨便在那火山爆发中,找到了一丝山崩的感觉,只不过这感觉很是微弱,且当时危机之下由不得他多加思索。

    但眼下,这火族的修仙星内,最不缺少的就是一处处火山,更在王墨明悟了火神力之后,渐渐地,对于中恒之主留在自己心神中有关山崩的神通,慢慢的清晰起来。

    风雨雷电集合令,山崩地裂晴中阴。

    创世天尊与魔神共创的七大神通,前四式王墨已然全部明悟,中恒之主曾言,后三式神通之威力,远远的超过了前四式,足以惊天动地!

    这山崩之术,便是后三式中的第一式,山崩,取的就是天地山峰崩溃之意,但山之崩,说来简单,实际则是极为复杂,山有山魂,若只是山体崩而魂不蹦,其威力也只是寻常。

    唯有魂崩体崩同时展开,才可拥有山崩之力!在山峦成片之地,可爆发出山崩神术之威,只是,这也仅仅是第一步而已。

    真正的山崩之术,当如中恒之主一般,在无山之地,以心神幻化成山,以形为山,崩形而崩山。以神力融入意识,化作山之魂,崩山之际,也就是神力与意识崩溃之时。

    借此之力,与天地融合,幻化无数山峰,从虚假之中使其成真,拥有崩溃天地之大神通!

    这山崩仙术的关键,不是山与魂之裂,不是心神幻化,更不是神力与意识之融,而是一个实字!

    如何让虚幻而出的一幕,成为真实的存在,这,才是山崩之术的重点!也是最难的地方!

    望着远处火山的爆发,感受着身下火山的崩意,王墨睁开双眼,露出一丝迷茫。

    “到底什么是实...什么是虚...”

    王墨的话语,注定没有人可以回答,他默默的望着远处,感受四周的一切天地波动,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意识虚幻而出的山峰,如何可以成为实...”这一点,中恒之主没有明确的告诉王墨,留在王墨心神中有关中恒之主的感悟,也很是模糊。

    似乎这一切,中恒之主的意愿是让王墨自己去明悟,而不是传承于他。

    “虚...实...是否也是如同生与死,因与果...阴与阳...”王墨再次闭上双眼,不断地思索,在他的身体外,那火山的不断爆发,越来越剧烈,更是牵引了更远处的火山,也开始了爆发。

    一时之间,王墨四周,几乎笼罩在了无尽的岩浆之中,连成一片,无始无终。

    时间仿若永恒,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王墨再次睁开双眼之时,仍然还是迷茫,他沉默中右手在身前棺材上一拍,立刻这棺木化作一道流光消散,王墨站起身子一跃之下,竟然直接从这火山口内钻入。

    浓浓的岩浆喷出,但却无法阻止王墨的身影,他在这火山内岩浆中疾驰,渐渐地到了这火山的深处底部。

    盘膝坐在了那里,王墨双手掐诀,向着两边蓦然一挥,他双目露出精光,再次闭上了双眼。

    “我不去管他真与假,实与虚...这世间之事,若是没有实,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了虚,实与虚...真与假...只是一种存在,实也好,虚也罢,都是相对而言,与生死一样!

    如果这世间没有了生,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了死。没有了因,同样也就没有了果...”

    在王墨双目闭合的刹那,立刻他全身火神力轰然而动,从身体内疯狂的冲出,与这岩浆融合,渐渐地融为一体。

    仿若这一刻,他就是岩浆!

    更是在与岩浆融合之后,王墨的火神力,再次弥漫,与包裹了岩浆的火山融合,最终,再次成为了一体。

    没有结束,随着王墨火神力的散开,岩浆,火山,滚滚黑烟,一直到这天地间的火神力,在这一瞬间,全部融合为了一体。

    更是在这一刻,王墨感受到了一股沧桑的气息从这火山内徐徐传来,这沧桑的气息,是这火山之魂!

    在感受到这火山之魂的瞬间,王墨体内的仙魄,从其身体内幻化而出,与这火山再次融合。

    这一刹那,王墨有种感觉,他就是这火山!

    那沧桑的火山之魂,在王墨仙魄的融入下,使得王墨依稀间看到了一幕幕画面,他看到了一片燃烧的星球上,随着大地的震动,渐渐地诞生了一座山峰,这山峰内部充满了火力。

    岁月的流逝下,这些火神力渐渐成为了岩浆,最终,在达到了极限之后,这山峰顶部崩溃,浓浓的岩浆喷出。

    他看到了这山峰爆发后,渐渐的平息下来,看到了一只只可以在这里生存下来的凶兽呼啸而过,看到了一个个曾经的火族弟子飞驰。

    随着热浪的吹来,更有一些可以存在于这里的植物种子落在山峰上,渐渐地化作一颗颗赤红之草,漫山遍野,凋零而又再次生长。

    不断地循环,不知过了多久,大地震动,这山峰再一次爆发。

    数万年的时间,在王墨的眼前一晃而过,渐渐的,王墨仿若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忘记了自己仙者的身份,仿若真的就是成了这火山,成为了其内之魂。

    那一次次的火山爆发,仿佛都是他一次次的宣泄,这一刻,王墨不知不觉中,有了明悟。

    “我,就是火山...我之怒,就是山崩!”随着明悟,王墨的心神骤然间疯狂的向着四周蔓延,转眼之下,四周的一处处火山,全部都在其心神之内。

    他的心神,更是分散开来,融入那一处处火山之中,与其山体融合,与山魂触摸。更多的画面涌入王墨脑海。

    他看到了更多的火山崩溃,感受到了更多的山之怒,随着仙魄再次散开,渐渐弥漫了整个星球所有的火山。

    这一刻,他仿若分身数千,每一个,都是一座火山...

    23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