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清穿奋斗记

324.3时间如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舒宜尔哈有些惊讶:“钮祜禄家国公府第,哪个主子身边不是仆从环绕,怎么要一个小姑娘去救人?而且还摔断了腿?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紫绡说:“主子英明,这件事确实另有内情,奴婢只打听到是跟妻妾相争有关,具体情况如何,因钮祜禄家瞒的紧,又清理了很大一批人,奴婢还没打听出来,还请主子稍等。看书阁wwΔw.『ksnhuge『ge”

    “不着急,能打听到详情最好,打听不出来也无所谓,只要确定跟她家另外几个参选的姑娘无关即可。”舒宜尔哈说道。

    根据探查到的消息,钮祜禄家另外三个参选的姑娘,性情喜好各异,品行上都没有什么大问题,舒宜尔哈已经将目光放在了她三人身上,如果她们中有人陷害姐妹,那肯定要从候选名单中排除掉的,因此舒宜尔哈关注的重点在这里,至于说钮祜禄家的内宅阴私,舒宜尔哈并不是很关心。

    紫绡领会精神,会意的下去安排人手深入探查,过了两天,向舒宜尔哈汇报说:“主子,已经查明了,那位钮祜禄格格的事,参选的三位格格都没有插手,不过有一位可能有所察觉,却没有做任何事,而是冷眼旁观,另两位则是毫不知情。”

    舒宜尔哈点点头,吩咐道:“既然如此,就把那个人的名字划掉吧。”

    紫绡应诺,片刻后,呈给舒宜尔哈一份名单,上面已经只剩下七八个名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弘昉的嫡妻人选将在这几个人中产生,舒宜尔哈将名单放在身旁,等到胤禛过来时,就拿给他看,胤禛看到上面有两个钮祜禄氏,而且是在最前面,心中很是满意,觉得舒宜尔哈还是把他的话记在心上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舒宜尔哈就知道他是没有意见了。

    待到秀女们入宫复选,她们居住的地方早被舒宜尔哈安插了几个眼线,近距离全方位观察那几人的言行举止,最终还是选了钮祜禄家一位姑娘,那姑娘名叫齐布琛,静的意思,人如其名,是个温柔娴静的淑女,不过外柔内刚,骨子里有几分坚韧,弘昉性子清冷,太活泼的他嫌吵,太文静的又没话说,齐布琛这样的刚刚好。

    定下人选,由胤禛下了赐婚旨意,婚期定在来年秋天,舒宜尔哈算是又了了一桩心事,今年她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把棉棉嫁出去,棉棉的公主府已经建好,后续就是一些软装修,舒宜尔哈出不了宫,就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弘晓,让他天天去视察,就怕有人不尽心,舒宜尔哈又给棉棉挑了几个性情和软的嬷嬷,又把她们的家人都掌握在手里,省的棉棉以后被人拿捏。

    因为婚期临近,胤禛给棉棉进行了册封,中规中矩的和硕公主,封号是端柔,内务府准备的嫁妆就是按照和硕公主的规格,由于舒宜尔哈盯得紧,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东西,没人敢以次充好,宁嫔看在眼里,感激在心,她位分低又无宠,若非舒宜尔哈肯尽心,棉棉的嫁妆不会这么体面实惠。

    九月时节,棉棉出嫁,婚后跟额驸相处的不错,她带去公主府的人都是舒宜尔哈精挑细选,没人敢弄鬼,日子过的也算顺心,一个月后跟随额驸一起去了漠北,弘暄和弘昉兄弟一路送行,还去看了额驸家准备的公主府,回来说公主府布置的很是精致,看得出是用了心的,又说额驸一路上对棉棉体贴又加,小夫妻二人相处和睦,要舒宜尔哈和宁嫔放心。

    当年十月底,苏答应生下一女,皇后大失所望,头风的老毛病就又犯了,说是没精力照顾苏答应母女,胤禛恼了,干脆越级提升苏答应品级,封了她做谨嫔,让她迁到咸福宫,自己抚养女儿,皇后失了颜面,病的更加严重,每日请医延药不必赘述。

    十一月初六,舒穆禄氏平安生产,虽然是个女儿,弘暄也是疼爱万分,舒宜尔哈也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反而劝舒穆禄氏放松心情,舒穆禄氏本来有些忐忑,看到婆婆和丈夫的态度,对女儿没有丝毫不喜,才渐渐安下心来。

    胤禛已经有好几个孙子孙女,对弘暄这个孩子并没有特别的另眼相看,只是在跟舒宜尔哈独处时,言辞间透出几分遗憾,说弘暄快二十了,还没个儿子,又抱怨舒宜尔哈对孩子们不上心,选秀时没给弘暄指人,舒宜尔哈知道他是老思想,也不跟他争辩,他说什么都应着,好脾气的听他絮叨,胤禛对舒宜尔哈可谓了解至深,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是过耳不过心,又不好为此发脾气,只能由着她。

    雍正二年八月,弘昉大婚,齐布琛带着全副嫁妆嫁进皇家,婚后第二天拜父母,一见弘昉看齐布琛的眼神,舒宜尔哈就知道他对这个媳妇满意的很,齐布琛带着新嫁娘的羞涩和喜悦,恭恭敬敬给舒宜尔哈磕头敬茶,舒宜尔哈喝了茶,照例训诫几句,就让小夫妻俩起身,让他们去各宫拜见,因为齐布琛是舒宜尔哈这个贵妃的媳妇,各宫给的见面礼都价值不菲,尤其是宁嫔和裕嫔那里,礼物更加贵重,让小夫妻俩发了笔小财。

    齐布琛进门后,跟舒穆禄氏两人天天结伴来给舒宜尔哈请安,妯娌两人从陌生到熟悉不过用了半个月,如今的皇子媳已经有四个,正好可以凑一桌麻将,因弘昀媳妇跟舒宜尔哈有亲戚关系,弘时媳妇又是个大方爽朗的个性,妯娌几个相处的不错,齐布琛在舒穆禄氏的带领下,慢慢适应着皇家生活,想着以前听说的各种夸张传闻,对比如今和睦平淡的生活,她的心渐渐安稳下来,以前的忐忑恐慌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踏实与安定。

    时间如水般划过,一年转眼即逝,在雍正三年初,太上皇病重,即便胤禛严令太医院尽力救治,却仍没能留住太上皇性命,没等他过七十一岁生日就山陵已崩,胤禛大为哀痛,给太上皇守灵治丧,凡是能亲自动手的,都不假他人之手,二十七天下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