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将军凶猛:系统小农妻

一肖中特节目录 第58一肖中特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柱子,不是我做村长的说你,两个都是你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这半亩地,就要三十两银子,是不是太贵了一些?”

    村长亲自去查看了那块地,有些不满的说到。

    俗话说,拿人手短,他还是要将事情办的稳妥啊。

    安柱子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抽了一口烟,不好意思的看着村长:“村长,您是不知道,这是一块上等地,我问了,就值这么多银子。”

    村长朝着安锦瑟的方向看了一眼,看着她对自己使了一个眼色,他按着之前的说辞,说到:“锦瑟啊,三十两银子,在桃花村,能够买到十某地,咱们桃花村什么都没有,都是地多,老夫帮你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安锦瑟一脸感激的看着村长,言语有些激动:“村长,实在是谢谢您,您知道的我现在是个寡妇,做什么都不方便,原本还想着曾经的老父亲能够可伶可伶自己,以后还要仰仗村长帮衬着,锦瑟一定感激不尽。”

    原本准备敲诈一笔的安柱子落了空,听着安锦瑟的话,心中十分不舒服:“安锦瑟,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子一把屎一把尿将你拉扯大,容易吗我?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的老子的?”

    安锦瑟眨了眨眼睛:“您一把屎一把尿?要是没记错的话,九岁那年母亲去世,我就一个人干活,平时去集市变卖的东西,不但给你做了酒钱,经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哪里来的养育之恩,村长说的没错,我要去其他地方买地。”

    被安锦瑟揭了老底,安柱子的脸上很不好看。

    一烟袋就朝着安锦瑟的脸上砸了过去。

    就在安锦瑟准备闪躲的时候,一个深灰色的人影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一把抱住自己。

    只听见一声闷哼。

    安柱子的表情愣在了原地。

    原本想要打的人,没有打到,却砸在了安年华的后背上。

    平时,他还算疼爱自己这个小女儿,指望着她能够给自己带来荣华富贵呢。

    本就烧的灼烫的烟头,直接将安年华打的皮开肉绽,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安年华咬牙说到:“姐姐,我知道,我之前因为家里穷,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真的是情有可原啊,父亲每日都要喝酒,家里收成的银子,还有我给镇上洗衣裳的钱,都要贴补家里面,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说着,她的眼眶红了起来,但是她却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

    这模样,让人看了更加的心疼。

    安锦瑟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了她的后背上。

    灼灼的目光落在安柱子的身上,语气义正言辞:“这就是你这个好父亲的行为?我不过是说了句实话,你就恼羞成怒?要是今天不是年华帮我挡了一下,你是不是准备要我的命?”

    安柱子一时间说出话来,只能沉着一张脸。装聋作哑。

    安锦瑟将安年华扶着在椅子上坐下,回了一趟房间,将之前从集市买的药膏拿了出来。

    用剪刀将她后背的衣裳剪开一个口子,将伤口清洗了一下,抹上了药膏。

    “这几天都不能碰水,我擦了药膏。”对于安年华舍身救自己的行为,安锦瑟心中微漾。

    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的表情始终的凝重的。

    安年华感觉自己灼烧的后背,传来一股清凉的感觉,她感激的目光落在安锦瑟身上:“谢谢姐姐。”

    村长看着这一幕,叹了一口气:“柱子啊,两个孩子都是成年人了,你要注意的自己的脾气啊,老夫看啊,还是你太过分,都是自己的孩子,你现在年纪大了,还指望着两个孩子养老呢,做人啊,不能做的太绝了。”

    安柱子被教训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点点头:“村长,您说的是。”

    擦好药。

    安锦瑟从怀中掏出一两银子递给安柱子:“这些钱,给年华买点补品吧,剩下的,你自己留着,你是我的父亲,这是改变不了事实,我每年会给你一两银子,就当做是报答你的养育之恩。”

    这是她刚刚一直在琢磨的事情,对于自己的亲生父亲,要是自己不做点什么,他可能不会让自己如意。

    安柱子响起之前安年华给自己说的那些悄悄话,他将一两银子在手中掂了掂:“一年一两银子?锦瑟啊,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吧?”

    他一脸不屑之色。

    安锦瑟突然很想收回自己刚刚说的话,她皱眉:“普通人一家人一年的开销,也就二到三两银子,父亲还嫌少?未免狮子大开口。”

    闹翻了,她一两银子都不会拿出手。

    安柱子把玩着手中的银子,提出自己的条件:“一个月一两银子差不多。”

    村长一听,不满的瞪了一眼安柱子,低声呵斥:“安柱子,你这就太不是识好歹了,一个女娃儿,能挣多少银子?”

    安锦瑟感激的看了一眼村长,点点头:“我觉得村长说的有道理。我并没有那么多银子,或者等你可以将我再次变卖,或者能换来一笔银子,但是我不保证,会不会将你送去官府。”

    对于安锦瑟的威胁,安柱子一张老脸都涨红了。

    他跺跺脚:“一年五两银子,没有商量。”

    安锦瑟想了想,五两银子对自己来说,还在预支范围之内。

    便点点头,立下了一张字据。

    说自己除了每年给安柱子五两银子之外,不能自己索要任何东西,自己也没有任何义务给他东西,以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

    安柱子得知,每年都有不费吹灰之力的五两银子,根本没看,直接写上了自己歪歪扭扭的大名。

    安锦瑟小心翼翼的将字据保留好。

    村长的介绍下,她兜兜转转,看中了李家后面的那片地。

    有一处阴凉之地,虽然有很多石头,她看着地势,应该能弄一个鱼塘。

    周围的地,种植应该没有问题。

    她转身看着村长:“村长伯伯,我看上了这一片地,这是谁家的?”

    村长看了看:“哈哈哈,锦瑟啊,你这回阳光不错,这是李寡妇家的,她年纪轻轻做了寡妇,这些地除了每天种玉米,几乎是闲置的,她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我现在随你去她家谈谈?”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