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小女子不才:王爷喜当爹

一肖中特节目录 第29一肖中特 小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京中别院里。

    秦幼菡自忙活完春熙楼的整改,又从上次见过她的合作伙伴“江月白”之后,虽说江月白要将这一处院落送与她,但她也不好真的收下。

    况且自上次选拔舞者以后,秦幼菡和莫瑾于的关系更亲近了一些。

    莫瑾于总有一种感觉,觉得眼前的“苏木姑娘”和公主很像,她也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试探过,比如,公主最爱桃花酥,最不喜栗子糕。莫瑾于每次做点心都会做一份桃花酥和栗子糕,秦幼菡恰恰相反,她最爱吃栗子糕,讨厌桃花酥,一口都不会尝。

    而且宣华公主生性冷淡,不喜多言,虽然也待身边的人不错,但也只是主子待下人的好。而秦幼菡外表看起来有几分疏离,十则是个热心肠,别人对她的好,她必将知恩图报。

    从秦幼菡不小心救了莫瑾于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莫瑾于的肚子闫阿婆说差不多也要快五个月吧,明年春天小生命就要降临了。莫瑾于从一开始的排斥到慢慢接受肚子里的小生命,尤其能感受到胎动以后已经逐渐开始期待小家伙的到来。

    闫阿婆说预产期可能会在明年的三月份,秦幼菡对此也很期待。

    这个月十五,秦幼菡拿到了春熙楼上个月的三成分红,足足五十两银子,盛在一个精美的檀木匣子里,吴掌柜亲自送来京中别院的。

    秦幼菡拿到银子心里美美的,虽说还不太清楚古代的货币换算和交换,但看吴掌柜的郑重程度,秦幼菡觉得五十两银子应该是不少的。

    拿到了钱秦幼菡全部交给了闫阿婆,一开始闫阿婆坚持不要,秦幼菡告诉她,自己不善于理财和打理,而除了闫阿婆也没有可以依赖的人了。闫阿婆泪眼模糊地收下了,一个劲儿地说着“丫头放心,阿婶儿定帮你都照看好!”,秦幼菡莞尔一笑。

    目前秦幼菡的愿望就是要买一个自己的宅子,每一处都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来装修。不是自己的地盘即使住着也不舒坦,没有自己靠双手得来的踏实和有底气。所以,努力赚钱吧!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

    荣王府,桂园。

    入了夜,本就冷的天儿,更冷了。

    荣兮站在屋外守候,窗影上的人影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又似在举杯邀月,对影独酌。

    其实,只有荣兮知道,屋内是荣王和荣王的大哥在对饮。

    瞅着对面和自己生的一模一样的人儿,荣昊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要从何说起。

    对面的人儿似有所感,平静地接受着来自兄长的审视。

    “哥,你看我美吗?”

    “噗~”荣昊一口酒没喝进去,听到这话是从自己的亲弟弟嘴里说出,烈酒差点全都喷进鼻子里,那酸爽劲儿呦,甭提多多想骂人了,光顾上抹眼泪咳嗽了。

    “咳咳,小白,你别吓哥哥,你脑子没事儿吧?”

    “哈哈哈哈哈,哥,你终于有人气儿了……”荣昱停止笑闹,略含哀伤和担忧地接着说,“哥,你一个人创立花佛保护荣王府,太不容易了,如果有可能,弟弟希望你能洒脱一点……”

    “另外,据京中别院的人来报,那个莫瑾于,可能有喜了。”荣昱想了想又插上一句,大哥的事情当弟弟的不好插手,原本荣昱也没想说,可荣昊那句“小白”惹了他,月白是荣昱的字,大哥平时都喊他“阿昱”,他呛了大哥一口酒,大哥自然要反呛他一声“小白”,说起睚眦必报,这兄弟俩可真是不相上下。

    刚要送到嘴里的酒,忽然就没有味道了,荣昊不知道荣昱后来又说了什么,心里始终在思忖荣昱的那句“那个莫瑾于,可能有喜了”,有喜了?有喜了……

    “哐当~”身体撞上门扉的声音。

    门外的荣兮来不及反应,一道黑影早已从他眼前一闪而逝,“大爷这武功又精进了!阿兮甘拜下风!可是这么晚了,大爷这是要去哪里吗?”

    “一时想不开,随他去吧!”荣昱又慢慢将酒杯斟满,一饮而尽。

    今日的天着实冷得厉害,莫瑾于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也有些不方便,尤其晚间睡眠尤其痛苦,平躺睡腰两侧的肚皮扯得生疼,而且平着躺下了也不容易起身,小家伙压得她趾骨也疼,两股两腿疼得走路都不敢走,只好一点一点挪,白天还好一些,只是不能长久一个动作地待着不动。怀孕前期和后期最不容易憋尿,有一点尿意就必须排泄了,要不然膀胱涨起来,肚子里的胎儿也会顶起来母亲的肚皮。

    莫瑾于翻来覆去不能入睡,双手抚摸着腹部,感受肚子上的胎动,一会儿像小鱼儿似的这一下那一下,一会儿又调皮地使劲儿顶起来,把娘亲的肚子顶得硬硬的生疼,莫瑾于轻轻拍一拍顶起来的部位,小家伙以为娘亲在和它互动,顶地更起劲儿了,莫瑾于受不了慢慢换了个姿势,害怕伤到胎儿所以不敢动作太大。

    经历了孕期前三个月的孕吐,莫瑾于现在已经被闫阿婆和秦幼菡养的很圆润了,整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母爱的光辉。

    不知道怀孕是不是会使孕妇的警惕性降低,还是来人的武功太高深了?荣昊在屋外盯了屋内的人儿好久,都没有被发现。他看到屋内女人的肚皮一鼓一鼓,看到女人因为肚子大行动起来很不方便,看到女人手指按压趾骨的位置,明明疼得起不来身眼泪都要疼出来,脸上却还挂着笑。

    “她当真要生下孩子吗?”荣昊心里想着,脚下生风,早已离开了那处。

    ------题外话------

    假期还是食言了,答应朋友的公司策划案也还没出,呜呜呜呜…不想做说话不算数的青青蛇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