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后来我学会了爱自己

一肖中特节目录 第246一肖中特 腐朽的陈年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芙蓉情缘中只剩下了霍瑾铭一个人,他静静的靠在了椅子背上,闭上了眼睛。

    曹文峰没死!

    张浩今晚说的很明白,当年那个绑架江蓠的男人虽然被判处了死刑,但是却并没有被处死,或者说,他找人瞒天过海,活了下来。

    曹文峰,这可真是个棘手的男人。

    霍瑾铭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了许多当年的往事。

    当初江蓠被人绑架,他找人去救援江蓠,后来带走江蓠的那个男人被抓到,就是这个曹文峰。

    他一口供认了绑架江蓠的事实,被下了监狱,他们也从国外找到了被他关在地下室中的江蓠。

    长达三年的囚禁生活,江蓠的性格变得极度阴暗极端,和当年温柔的江家小姐根本不是一个人,但她回来了,霍瑾铭打算继续和她进行婚约。

    而曹文峰,因为对江蓠进行了三年的折磨,从人道上被判处死刑。

    后来简瑶出现,他没有娶了江蓠,也没有和之前约定的那般娶了江燕婉,而是和简瑶在一起,有了小禹辰。

    再之后,便是简瑶将江蓠推下了高楼。

    “如果找到曹文峰,就能够知道当年的谜题,难道曹文峰不是为了自己绑架江蓠的?”

    霍瑾铭蹙眉思索,手指不停的在桌面上轻轻敲打。

    不对,曹文峰肯定不是为了自己!

    当初他在供认的时候说他是鬼迷心窍,看上了江蓠的美貌而想要占为己有,但是江蓠被救出来之后,却毫发无伤。

    医生给她检查过身体,依旧是处,er之身。

    如果曹文峰真的是为了她的美貌而将她绑架走的,那么三年的时间,他为何不对江蓠动手,而是等着她跑出去。

    江蓠,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曹文峰,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霍瑾铭翻来覆去都想不明白,索性站起身来。

    “大伟,让老林备车。”

    他冰冷的说道,“我要去青山精神病院。”

    听到他说的地点,大伟陡然愣在了那里。

    “霍总,我没听错了吧?”

    他诧异的问道,“您要去青山精神病院,那可是海城中关押精神病的地方啊?”

    “让你去你就去!”

    霍瑾铭不耐烦的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屁股上,“再耽误时间在这里啰嗦,我要了你的命。”

    看他的神情冰冷不耐烦,大伟不敢多说,赶紧恭敬的将车门打开。

    两人收拾了下,霍瑾铭直奔青山精神病院而去。

    到了青山精神病院的时候,江蓠正在跟着别的病人一起做心理辅导。

    她的神情安静,穿着病院统一的白色病号服,身形消瘦的厉害,脸庞上再也没有了往日里的柔光和美貌。

    这样的她,和当初海城第一美女判若两人。

    霍瑾铭静静的看着,大伟上前打断了医生的训导,将江蓠推了过来。

    “瑾铭,你来了。”

    江蓠柔柔的笑着,“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的。”

    “你知道?”

    霍瑾铭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总觉得江蓠和从前不同,但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同,便轻声询问。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知道。”

    江蓠笑的依旧柔和,“你是为了任羽爵来找我的,问我他的下落。”

    她谈吐清晰,思维依旧很有逻辑,根本没有任何精神病的倾向。

    霍瑾铭微微蹙眉,摇了摇头。

    不是?

    江蓠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那你是为了什么。”

    “找你问个人,但不是任羽爵。”

    霍瑾铭拽掉了一片旁边树枝上的树叶,放在口中慢慢的咀嚼,“江蓠,你为什么会进到这地方来,你知道吗?”

    他想听听她的话。

    所有人都说江蓠疯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美丽的江大小姐,霍瑾铭只想亲口听听她说。

    听到这个问题,江蓠淡然的笑了笑,“我知道,为了名声。”

    她纠缠霍瑾铭的名声传开,江家怕受到她的连累,将她送到了精神病院中来。

    没人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所有人的思想都在这上面。

    名声最重要。

    说她有病,那就来看病,江家也可以对外撇的干干净净。

    “还算聪明。”

    霍瑾铭赞叹道,“看来你没有全疯。”

    他的声音中带了几分嘲讽,江蓠无所谓的抬头,盯住了他的眸子,“瑾铭,你来找我,不是为了问我一个人么?”

    “对。”

    见她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霍瑾铭也不废话,“你还记得曹文峰吧。”

    话音落地,江蓠的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怎么会不记得!

    那个男人将她从海城中带走,关押在地下室中整整三年的时间,让她不见天日。

    那三年的时间,她一度心灰意冷,但始终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她恨不得他死!

    看到江蓠如此反应,霍瑾铭的嘴角微微上翘。

    “他没死。”

    他低沉说道,“曹文峰没死。”

    “这不可能!”

    江蓠陡然大吼道,“我受了那么多的苦,都是他害的,他怎么可能没事?”

    “可是他真的活下来了。”

    霍瑾铭淡然道,“江蓠,当初我和你好歹有过婚约,他是摧毁这一切最关键的凶手,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报仇,请你告诉我他的更多特征和信息。”

    听到这话,江蓠陡然抬眸。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要再次将他找出来。”

    霍瑾铭的声音冰冷,“当年曹文峰被判处死刑,但是他没死,我要将他抓出来,必须知道他的特征,但我并不清楚。”

    而最清楚的人,莫过于江蓠。

    江蓠深深呼吸,心脏在心腔中剧烈的跳动,看着霍瑾铭那冰冷深邃的眸子,她终归不多说什么,抬起了头。

    “也好,我告诉你。”

    她低声说道,“曹文峰的一切我都告诉你,但是有个条件,你不能因为之前的事情再去为难任羽爵。”

    任羽爵开车撞了简瑶,霍瑾铭不会放过他,就算他逃到了国外,也不会让他就这样在国外逍遥下去。

    看着江蓠那带着恳求的眼神,霍瑾铭的冷笑逐渐扩大。

    “你很关心他,好,我答应你。”

    他冰冷的说道,“但是江蓠,看好你的狗,如果他再去碰简瑶一根汗毛,我会让整个任家都跟着他灰飞烟灭。”

    23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