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凡间狱

一肖中特节目录 第0384一肖中特 乱世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请不要忘记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

    不久前,族老在我面前叮咛嘱咐的话语仍旧在耳畔激荡着。

    此时,他却已经变成了这个模样。

    乱世之残酷,我再次深深体会了。

    我握着九龙剑的手在轻轻颤抖着,我知道,这是万族血炉的诛心之计。

    “吼!”

    族老仰头咆哮起来,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样朝我冲击而来。

    这是一种信号,是战斗的嚎叫。

    血墙中走出的死者紧随族老之后,发疯一样的朝我们聚拢过来!

    这大概是我最不愿面对的战斗。

    族老的力量已经大打折扣,此时的他,或许也就和一般的涅槃级强者差不多,全靠一身蛮力和撕咬的本能在拼杀战斗。

    斩他,并非难事。

    可无论是宓妃还是我,始终没办法对着他下杀手,即便我们心里已经很清楚,族老早已不在,现在就是一个被邪术控制的傀儡,但面对着那张熟悉的脸,心里有结,无法出售。

    嗤啦!

    一个不慎,宓妃腹部被抓到,族老的指甲在她金色的甲胄上划过,火星四溅,惊心动魄,如果宓妃没有披甲,那一下子已经剖开了她的腹部!

    不过,我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被族老在手臂上咬了一口,撕下去一大块皮肉,鲜血淋漓。

    看着它面色木然的咀嚼着我的血肉,我心里无论如何都提不起恨。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偶然,在所有人身上发生着。

    “妈妈,妈妈,是你吗?”

    一个少女眼中含泪,朝着一个腹部被剖开,内脏耷拉在体外的女人走去,她丢掉了手中的战剑,如同一具木偶一样。

    她冲上去拥抱她的母亲。

    咔嚓!

    她的母亲活生生的把她的头颅拧了下去,鲜血喷的满脸都是,却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只是贪婪的舔舐着鲜血,最后更是一口咬在少女的面部……

    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下。

    他们没有死在敌人的刀枪剑戟之下,可却被自身的感情诛杀了。

    “有种出来正面一战,何必如此卑劣丑恶?”

    我仰面怒啸,心中悲愤,根本不愿对故人的残躯出手。

    可,我得不到任何回应,对方似乎是看戏一样,把我们这些在感情漩涡里挣扎的人当成了一出难得的大戏!

    轰!

    忽然,包围我们的一面血墙破碎,血液如决堤的江河一样,四下横流。

    一只光洁如玉的手从那里探了进来,一巴掌打在了正追杀我的族老身上,这一巴掌力量恐怖,瞬间打的族老四分五裂,尸体都不复存在。

    “破!”

    又是一声轻叱。

    这里的血墙纷纷崩溃。

    一道明灭不定的身影徐徐从远处走来。

    是绿萝,她竟再一次出现了。

    不过,她的状态似乎很不对劲,不像上一次在黎明出现时一样,能量稳定。

    估计,她出了一些问题。

    我拉着宓妃飞快后退,直接来到绿萝身边。

    “你不该来的!!”

    我道:“现在应该是你最虚弱的时候,你应该蛰伏,毕竟你是禁区里最强大的存在,在你状态好的时候出手比现在要好太多了。”

    “嗯,最近这阵子确实到了蜕变的关键时期,现在状态很差……”

    绿萝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随即她冷笑着望向禁区深处的方向:“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人不想让我继续清修,事到临头,忍不了就是忍不了,纵死也得做点大事。”

    “你终于还是出现了么?”

    万族血炉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本来是不想对你出手的,你太难得了,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竟然在不可名状的道路上走到了这一步,或许真能逆转崩溃,实现终极一跃,达到那种亘古以来都没有人达到的地步,我族将赢得圣战,战后需要你,你将能庇佑我族漫长岁月,享尽一切的荣耀,所有族人都会传颂你的名字。

    为什么你一定要出来呢?为什么你一定要和这些叛徒掺和在一起呢?”

    万族血炉似乎对绿萝十分看重,对她的出现怀有十分复杂的感官,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情绪波动:“速速离去吧,我当你没有出现过,你也可以不参加这场圣战,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我需要吗?”

    绿萝冷笑:“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认定你所谓的圣战就一定会赢?文明与文明之间的碰撞,我从不认为哪一方能完好无损。

    何况,你那建立在万千生灵尸骨上的神圣,我一丁点都不稀罕,庇佑他们?恶心到极致!

    用邪恶手段建立的国度,终将毁于暴力,他日应劫之时,就是不知还能否留下一丁点的火种!”

    万族血炉终于有了怒气:“我怜你才情,给你机会,你是一心想死吗?”

    “如果我在巅峰状态,你还敢这么和我说话吗?”

    绿萝喝道:“还真当自己是神圣了吗?自己怎么回事自己不清楚?还万族血炉,路才走了一半,你浑身上下都是弱点,何况,光这一条通道恐怕还不足以让你过来吧?才不过爬出上半截身子,就敢如此和我叫嚣,信不信我把你打回去?”

    “那就一战!”

    万族血炉冷漠开口。

    它话语一落,那些血墙中走出的尸体再一次发出可怖的咆哮,一个个仰面嘶吼,它们原本都退去了,此刻又有攻击的迹象。

    “拿一群已经死去的人来吓唬我吗?”

    绿萝喝道:“你以为我跟这对年轻的服气一样,会心存仁慈?不过土鸡瓦狗尔!”

    言罢,绿萝正要出手,可有人抢先一步!

    嗤啦!

    一道可怖的剑光从天而降。

    这一剑,近乎于永恒。

    狂暴的杀意席卷一切。

    咔嚓!

    一剑落下,地面被劈开一条惊人的沟壑,那些被控制的尸体在瞬间爆碎开来,仅仅一剑,就将之全部覆灭。

    “说得好,不过土鸡瓦狗而已,也敢号称神灵?今日便挞伐了这所谓的神灵!”

    有一人持剑而来。

    “师父!”

    我看清来人后,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师父已经离开了,可知道这里发生大战,竟再次折返回来。

    绿萝的身影在这一刻竟然凝实,看着黎皇,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你来了,是为了救徒弟呢?还是怕我孤独?”

    黎皇沉默,片刻后,道:“都有。”

    “这算是你给我的答复吗?”

    绿萝笑的愈发灿烂了:“等了多年,你总算有了一个态度。”

    黎皇没有接应,而是来到我面前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九,带着宓妃离开吧!”

    我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他看起来风轻云淡,却像一缕抓不住的风,即将逝去,当即说道:“师父,一起离开吧,重整旗鼓再战。”

    “怕是不行。”

    黎皇面色淡然,这一刻很平静:“有东西要强行过来了,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也需要给它们一个震慑了,让它们先老实一阵子吧!”

    我心头刺痛,如刀割。

    我已经不再懵懂无知了,黎皇和绿萝虽然对万族血炉竭尽所能的蔑视,但它的强大摆在那里,让人绝望,这总归是真的。

    他们要迎战万族血炉,只怕有去无回,他们或许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想趁着万族血炉还没有全过来的时候发动致命一击,争取时间。

    “没必要这样的……”

    我犹如失了魂一样喃喃自语着:“肯定还会有别的办法,我们先撤离,慢慢考量,应该还有时间……”

    “你已经是禁区之王了,不再是一个孩子。”

    黎皇伸手轻轻帮我擦拭着脸上的血迹,道:“乱世来了,每个人都在其中,每个人都要有所牺牲,人生哪有长长久久?若干年后回忆,心里还有一份美好,足矣!”

    我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挠改变他的决定,可这一刻心里彻底慌了,我不敢想象失去他以后我该如何面对未来,等同于是失去了脊梁骨,我胡言乱语着,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我已经失去的够多了,不想再失去……

    “你要坚强。”

    黎皇只对我说了最后四个字,转向宓妃,轻声道:“照顾好小九,不要对万族血炉有什么敬畏,它不是曾经的神炉,更不是某种邪恶的意志,而是一个野心家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涂炭生灵,以祭练万族血炉的方法把自己给祭练了,他是生灵,不是神!”

    宓妃面色大变。

    黎皇转身,我忙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一根冰凉的手指落到了我眉心上,这一刹,我感觉天旋地转,不可抑制的向后倒去。

    “离开吧。”

    绿萝收回手,笑着说道:“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这对我们来说,未尝不是最好的归宿。”

    我倒在宓妃怀中,怒瞪着双眼,努力的对抗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困倦……

    “走吧!”

    绿萝伸手拉住了黎皇的手,他们相视一笑,甩了甩衣袖,非常洒脱的离去。

    他们没有和我说一句告别的话,只留给我一道背影,愈行愈远,愈行愈远……

    最后,他们化作黑点,彻底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不!!”

    我怒吼着,很想挣扎着站起,拿起九龙剑,追逐他们的步伐,可,我站不起来,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