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娇花令

一肖中特节目录 第440一肖中特 卫峥嵘登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在房卿九希望不要有人再来的时候,又有人上门来拜访了。

    安平侯夫人一直在照顾卫峥嵘的身体,看着卫峥嵘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她的心头大石也随之放下。正好这两日汲隐不在,也没人会缠着她,卫峥嵘又提议要前来拜访之事,她便同意了。

    卫滟搀扶着卫峥嵘下来,嘴角带笑。

    三人一同到了房府,被茹娘请到房卿九的院子。

    茹娘的目光落在卫峥嵘脸上时,眸光有瞬间停滞:“没想到转眼之间,他的孩子都如此大了。”

    甄荟是后嫁入安平侯府的,此前对安平侯夫妇的事情并不清楚,但见茹娘的模样,似乎认识卫峥嵘的父母:“你是侯爷的故人?”

    茹娘点头,目光在卫峥嵘脸上多看了几眼,又看了一眼出落动人的卫滟:“年少时,我曾有一位闺中密友,便是这两个孩子的母亲,与侯爷也有交情。”

    安平侯府的原配,本是天锡国的人。

    卫峥嵘与卫滟听闻是父母故人后,对茹娘的态度更添了几分客气。

    茹娘想到如今的安平侯府,已经不足为惧,再加上故人的交情,便没有将人留下来的意思,而是将人亲自带去,再退下。

    房卿九是见过甄荟的,也听闻过安平侯的一子一女,因而便猜了出来。

    冯含枝看到想来走一步喘三口气的卫峥嵘竟然能够一路走来,面色还非常健朗时,愣了一瞬,她惊奇的望着甄荟:“夫人,令公子这是身体好转了吗?”

    冯含枝性情活跃,小时候跟安平侯府来往过,跟卫滟的感情也极好,时常去安平侯府作伴。

    甄荟高兴地点头:“是啊,都要多亏房清乐小姐,是她请动了汲隐先生,才能够让峥嵘的病情看到痊愈的希望。汲隐先生还说,峥嵘的病情,不出半年,就能够调养好。”

    冯含枝由衷道:“那太好了!”

    卫峥嵘看着眼前的一群女子,他常年不出去走动,因而在场的人除了冯含枝跟衫宝以外,他都不认识。

    他见房如韵做了妇人发髻,便将目光放在房卿九与房如甯的身上,他虽然没见过救命恩人的真面目,但盛京都在传闻,说是房清乐小姐的容貌世间少有。再加上他跟衫宝有意无意的打探过,所以无需人引见便能认出谁是他的恩人,对着房卿九重重一拜:“卫峥嵘见过房小姐,也谢过房小姐出手相救。”

    房卿九觉得卫峥嵘的感谢她是担当不起的。

    首先,她是因为明觉方丈的关系才对安平侯府的人照顾一二的。

    其次,她在边关遇到困境时,是明觉方丈圆寂前留给她的玉佩,才能请已经不问世事的逍遥侯帮忙。

    所以,她真不算是卫峥嵘的恩人。

    而且,就算是要计较谁是卫峥嵘的恩人,汲隐跟衫宝为他病情所费的脑筋都比她多,她什么都没做,就是给了汲隐一封书信罢了。

    说白了,就是动动嘴皮子,再动动手而已。

    房卿九起身,扶过卫峥嵘,对他们三人道:“其实我没有做些什么,你们真正要感谢的人,不应该是我,而是明觉方丈。我帮你们,不是出于侠义心肠,仅仅是因为明觉方丈圆寂前留下的嘱托。所以,你要感谢的人不是我,是汲隐跟你的母亲。”

    卫滟看了一眼甄荟。

    对这位继母,她一开始是抱着不接受的态度的,甚至还不怎么尊敬。不过从父亲离世以后,想想甄荟这么多年对他们兄妹二人的照顾,卫滟也动容不已。

    她跟兄长都长大了,那封一直被收藏的休书,也该是时候交给继母了。

    卫峥嵘也看了眼甄荟,想到她这些年是怎么打理安平侯府,又是如何对待他们兄妹的,更是惭愧。他转而对上房卿九的视线,真挚的一笑:“没有房小姐在中间帮忙,安平侯府也没办法请的动汲隐先生。说来说去,房小姐也是在下的救命恩人,在下此次前来,为了感谢房小姐,还特地让厨房做了一些糕点。”

    房卿九朝着下人手里提着的食盒看了一眼。

    有意思。

    安平侯府家大业大,想要感谢一个人的话,完全能够用金银珠宝作为回报,却偏偏要送什么糕点。

    甄荟等人谢过房卿九以后,便离开了。

    房如韵盯着他们的背影,想要跟上去,却被拦在院子,她折返回来,见房卿九让兰茜把食盒收起来,道:“凭什么安平侯府的人就能离开,我就不能?”

    房卿九丢出一句差点气死她的话:“可能是你心术不正,满脸都写着坏人两个字吧。”

    房如韵:“……”

    冯含枝没忍住,噗嗤一笑。

    她现在完全没了当时冲过来找房卿九算账的愤怒,反之,她的内心很平静。

    这也证明,关于房卿九跟容渊的事情,她是真的放下了。

    她喜欢的人,跟她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嗯。

    她只能微笑着接受了。

    晚间。

    房卿九洗漱完,将卫峥嵘送来的一食盒糕点扔给兰茜衫宝解决,唯独剩下中间的一盘没动作,她抱着桂圆,在圆凳上坐好,拿起一块糕点送入唇中。

    一咬,就发现了里面的东西。

    房卿九咬着折叠成小小一团的纸条,用手指将纸条从齿间拿出来,摊开在面前一看,上面仅仅只写了一个字,便是九字。

    她是见过容渊字迹的。

    这个字,便是他写的。

    看来,在她被困在房府时,镜之半点也没有闲着。

    由此便说明,卫峥嵘今日登门拜访不是偶然,而是容渊担心她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特地去找了卫峥嵘。

    不过卫峥嵘等人能够顺利离开房府,是房卿九没有算到的。

    她以为,茹娘会把人留下来。

    不知道她没有算到的这一点,镜之有没有算到?

    慢吞吞的用完糕点,房卿九把桂圆放在桌子上,去到烛火处,想要将纸张烧掉,但是想了想,又舍不得的将纸张收了起来。

    唔~

    是镜之写的呢。

    她在房府估计还要困上一段时日,没办法去见镜之,留着他的东西在身上,还能睹物思人。

    房卿九再看纸张上面的字时,秀丽的眉眼染了甜蜜。

    房至宜刚一进来,就看到她垂眸时的女儿情态,深沉的目光一滞,涌上痴迷。

    23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