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一肖中特节目录 第431一肖中特 等你,等到你来了为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慕容毅轻笑一下:“无忧,我是不是总是迟一步?”

    如果,那日在宴会上,他找到她,没有让她跑掉,那现在是不是已经带着她回了西秦?

    又或者更早一些,他在刚遇到她的第一面,就知她是这样不寻常的女子,就知道他有一日会对她情根深重……

    “将军别再想这些无益的事情。”

    凤无忧不知该如何劝他。

    其实,慕容毅不是不好,而是很好。

    他是她现在认识的人中最像她前世战友,也最能让她产生亲切感的。

    但,仅此而已。

    她的心,真的不在他身上。

    如果他们换一种相遇,换一种身份,也许有可能。

    但世间没有后悔药,发生的事情也不可能退回去更改。

    “无益吗?”慕容毅低笑了一下。

    那笑容,令人心酸。

    无忧,你可知,你口中无益的事情,却是我每每夜深之时,唯一能安抚自己的想像。

    我只有想着那些可能,心里才能好受一些,才不会日日被后悔和嫉妒啃噬着。

    我甚至羡慕拓跋烈,他可以把想要你的心思那么明显地表露出来。

    “凤无忧……”慕容毅终于再一次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他求而不得的女子。

    “我会等你。”他斟酌着,下了决定:“你不愿与其他的女子共享一人,我的后宫便一直为你空置。”

    什么?

    慕容毅这是疯了?

    如今西秦皇室只剩下他一人,不知多少老臣等着他为西秦开枝散叶,他这么做,得面对多大的压力?不怕那些老臣的唾沫星子把他喷死?

    “将军,你……”

    你真的不必,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可能,你就算这么做,也不过是徒劳罢了。

    可是慕容毅没有让她把这些话说出来:“这是我的决定,你不必多说。”

    慕容毅很清楚她要说什么,所以先一步截断。他这样清明,凤无忧反而不知该说什么好。

    “若是将军永远等不到呢?”

    终究,她还是问了一句。

    她真的很无奈,从未想过她与慕容毅之间会变成这种关系。

    她在安陵的城墙上拒绝了他,当着他的面与萧惊澜一起离开,慕容毅哪怕是恨她,也比现在这种场面更让她容易接受。

    “我自会考量。”慕容毅看着凤无忧道:“我现在心中还抱着希望,所以我会等,若是有一天我真的再也看不到希望……”

    他沉默了足有好几秒,才轻声道:“凤无忧,若有一日我开始立妃,那便是我再也看不到希望的时候,那时,你若再遇到我,千万……不要把我当成今日的慕容毅。”

    说完,他再不多言,转身大步离开。

    “无忧,你放心,明日一早,朕便会率军离开芳洲。”

    慕容毅说到做到,真的第二日一早就离开,甚至没有再和凤无忧道别,而只是和甘雨心说了一声。

    江桐自然是放了回去,他虽然被俘,可却丝毫没有挫败的神情,反而在走时深深地看了凤无忧一眼。

    凤无忧并未在意,反而是来接人的长孙云尉翻了好几个大大的白眼,觉得江桐简直是给慕容毅丢人。

    但江桐对长孙云尉的鄙视根本不理会,甚至都没等长孙云尉,就自己先走了,弄得长孙云尉想要和凤无忧说几句话也不成,只能在走前匆匆说道:“云初让我给你问好!”

    其实这话在一见到凤无忧的时候就该说了,只是发生的事情太多,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想起来。

    说完,他就匆匆追着江桐离开,弄得凤无忧想要让长孙云尉给长孙云初带句话都不行。

    一时间,哭笑不得。

    她在这世间交到的朋友不算多,本来以为程丹青是朋友,结果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程丹青变成了她的属下,那算来算去,也只有长孙云初算得上是她的朋友。

    凤无忧没有去送慕容毅,却让人打包了好些芳洲的特产小食,一股脑送过去,想来慕容毅和长孙云尉都能明白,她是要带给谁的。

    因为有江桐偷偷摸摸去探查宝藏所在地的事情,甘雨心不放心,尤其,江桐去探查的时候,居然把芳洲的士兵都给避过了,若不是凤无忧设了套给拓跋烈钻,只怕他们根本察觉不到。

    这件事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甘雨心的失职,她心里极为介意,所以亲自看着西秦一行人出芳洲。

    确认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后,她便回来向凤无忧报告。

    凤无忧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先前江桐是私自行动的,慕容毅并不知,可现在慕容毅决定要走,就绝不会再让属下发生这种事情。

    尤其,那个江桐虽然看起来性子高傲,连跟了慕容毅十多年的长孙云尉都不放在眼中,可是对慕容毅却极为敬服,慕容毅做了决定的事,他绝不敢不遵。

    西秦诸人顺利被送走,是她预料中的事。

    不过,她还是勉励了甘雨心几句。

    没办法,甘雨心先前几次害过她,心头愧疚得厉害,虽然凤无忧几次说过不必在意,可甘雨心还是每次见到她就跟欠了她几百万两银子似的,她表情稍有不虞甘雨心就要下跪请罪,弄得她只好极力表现出对甘雨心毫无芥蒂的样子。

    有时候觉得,总这么面对她,还不如被她追杀来得轻松。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房间,正想休息一下,千心却进来禀报道:“主子,红袖姑娘求见。”

    从宝藏出来之后,萧惊澜见凤无忧身边没什么得力的人用,就把千心千月都调了过来。

    她不肯收回金玉令,也不肯用金玉卫的人,但千心千月是早从秦王府除了藉的,只属于凤无忧一个人,想来她用着也要舒心一点。

    当初把千心千月除藉本是有些半玩笑的性质,毕竟她们两人从云卫到凤无忧手中,根本就是从左手到右手一样的事情。

    可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却派上了用场。

    千心千月知道凤无忧现在不喜欢听到王妃的称呼,就都改叫了主子。

    尤其千月改口改得最快。

    王妃这么好的人,王爷却不知珍惜,还害得她几次在鬼门关边上徘徊,现在有被冷遇也是活该!

    她现在已是一心站在凤无忧这边,连原来仰慕过萧惊澜的事情都忘了。

    凤无忧这些日子都没有见萧惊澜,可是看到千月这气鼓鼓的样子却忍不住觉得好笑,甚至都觉得萧惊澜有点可怜。

    毕竟,暗恋的感情是最美好的,因为得不到,所以在心里会一直觉得那个人是世间最好的人。

    可现在,居然连曾经暗恋他的人都开始嫌弃他,可见萧惊澜是真的犯了众怒。

    凤无忧拿着一杯茶正准备喝,听到是红袖,手立时僵了一下。

    片刻之后,她才把茶放到桌上,淡声说道:“让她进来。”

    凤无忧和贺兰玖之间的关系突然恶化,千心千月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而凤无忧也没有向外说。

    当年那些事,太惨痛,哪怕她并非原主,可是一想到她曾经被那么彻底地背叛过,甚至连父母都因自己而死,家国都因自己被灭,她心头就止不住的痛。

    不知是不是原主的影响,她总是下意识地回避去想那些事情,也因此,根本不愿意见贺兰玖。

    可是她更知道,只要身为芳洲女皇一天,她就不可能不见。

    这是她的职责。

    可即使如此,她还是拖着,总想着,能晚一天去见,就晚一天。

    但现在,红袖找上门,她不可能再逃避。

    也罢,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有些事情,是该做个了结了。

    红袖走进门,看着坐在桌边的凤无忧,也是心绪复杂。

    她想过无数次,要是王太子要找的人是凤无忧就好了。

    可是她想不到,当她的这个愿望真的成真的时候,带来的却是这么惨痛的过往。

    “咳……红袖姑娘找本皇何事?”见红袖一直不说话,凤无忧只好自己先开口。

    红袖一怔。

    本皇……

    她一直叫着凤姑娘的人,终究是芳洲的女皇啊!

    灭家之仇,覆国之恨,她不可能放下的。

    心里,顿时又揪疼起来。

    上天为何如此弄人?

    明明王太子费尽心思去找她,甚至想用一生去补偿她,可到头来,却是又一次变成伤她最深的人……

    甚至,在她最要紧的关头将她带到那个无名岛,重蹈背叛她的覆辙。

    王太子和她之间,真的就只能这样阴差阳错吗?

    费了很大的力气,她强咽下心头的酸涩,尽力维持着平常的声音说道:“女皇陛下,王太子想请女皇在你们幼时相识的地方一见。”

    凤无忧心脏狠狠一疼。

    像是被谁的手用力捏了一把,凤无忧差点喘不过气。

    他们初相识的地方,他们最为美好的地方,可同时,也是一切噩梦开始的地方。

    贺兰玖,真的好狠。

    可是,他都敢去那个地方,自己又有什么不敢?

    她轻轻地呼吸了几口,等心头那阵滚雷般的疼痛过去以后,才开口道:“何时?”

    “任何时候!”红袖立刻说道:“王太子今日早晨便已动身,他说,他会一直在那里等女皇,一直到女皇去了为止。”

    23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