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墨少,亲够了吗

一肖中特节目录 第1161一肖中特:南有风铃,北有衡木(42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阿k顿时眉飞色舞了起来:“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你,你和老大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有没有……”他抬起两只手,将两只手的大拇指勾着在一起贴了贴。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

    封凌看懂了,他问的并不仅仅是亲亲,而是更深入的……

    她轻咳了一声,看了看他的手势,再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碗。

    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算了,还是喝酒吧。

    眼见她一声不吭的忽然低头继续喝酒。

    小女人有些尴尬害羞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不言而喻,他们家小封凌怕是已经被老大那头狼给吃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啧,早知道当初……

    早知道……

    早知道她要是个女的。

    哎,早知道又有什么用,如果他能早点知道,估计也跟乔斐一样,在厉老大面前被碾压的不要不要的,根本没机会能把她给泡到手。

    是早知道还是后来才知道,都是一样的结果,也就只是兄弟。

    阿k又叹了叹,叹自己当年竟然在丛林里是被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给救了,关键这小姑娘还帅的要死,他都被折服了,不然也不会那么主动的把人带回到基地里去。

    不过这样说起来,以后厉老大和封凌要是真的修成正果了,他说什么也必须让厉老大跟他好好喝上一杯不可。

    ……

    夜里。

    许多兄弟们都回了各自的小房间里暂时休息,但是以备不时之需,所以大都是合衣而眠。

    营地前面的几堆火下边的柴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阿k的酒量很好,喝的都有些眼冒金星了,好不容易看着封凌喝了整整两大碗的酒。

    厉南衡走出里面的营帐,出来时正好撞见准备四下找地儿去方便方便的阿k,阿k迷迷瞪瞪的睁眼看见是老大,当即赶紧汇报似的小声说:“老大啊,封凌这几年在外面是不是没少喝酒啊?她现在酒量看起来比以前在基地里的时候好多了。”

    厉南衡瞥了他这尿急似的表情:“嗯,是好多了,但也仍然很菜,怎么?她喝了多少?”

    阿k抬起手比了个二字:“不多不少,正好满满两大碗,就这种酒,酒量一般的男人喝上整整两大碗,这会儿也该醉倒了,可她一直坐在那里,脸不红气不喘的,跟我说话时感觉还很清醒,压根就没有一点醉意啊,我为了在旁边陪着喝,一整坛我都喝进去了,现在她好像还没醉……老大,内什么,我去方便方便,尿完了回来继续跟她喝……”

    “还没醉?”

    “是啊,还没醉呢,还坐在那等着我回去呢。”阿k边说边迷迷瞪瞪摇摇晃晃的回过头,指了指封凌和那台放在外面的公用笔记本电脑的方向:“你看她,一直坐在那儿就没挪过位置。”

    厉南衡没应声,直接走了过去。

    见老大过去了,阿k也就不再继续啰嗦,免得自己在这边跟老大话太多,引起封凌的怀疑,直接尿急的赶紧转身去密林里找位置方便去。

    封凌还坐在电脑前面,就在手边,正摆着一只空碗。

    厉南衡走了过去,低眸看了她一眼,见她虽然是端端正正的杵在这时坐着,眼神也一直在看着电脑屏幕,但是这电脑上的待机电量已经告急了,电量那里已经闪烁着只有2%的红灯,她也一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状态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他走近了,她也仿佛没注意似的,眼神还盯着屏幕,厉南衡直觉有异,绕到她身边又看了眼,见她的手指在键盘上边像是在打字,但是屏幕上什么页面都没开,她就这么凭空打着字,显然是有些机械的动作。

    厉南衡直接就明白了些什么,再低眸看着正圆睁着一双眼睛的小女人,俯下身去就这么坐到了她旁边:“封凌。”

    “嗯。”电脑前的女人应了一声,声音听起来像是之前和阿k在聊天时的语气,不像白天面对他时那么冲那么冷。

    听见她这回应的语调,厉南衡心里也就更是有了数,直接挪着椅子又往她旁边凑了凑,坐的近了些,跟她肩膀挨着肩膀,同时伸手将她放在前面小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给拿了过来,关上,放到了一旁去。

    封凌手边的电脑没了,仿佛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似的,就这么端坐在那里,疑惑的转过眼看向她。

    看着她那有些发直的视线,厉南衡有些想笑,也就真的笑了出来,只是没有笑出声,就这样看着她:“喝了多少酒?”

    封凌愣愣的,却乖乖做答:“两碗。”

    “好喝么?”

    “嗯,好喝。”封凌认真的答着,接着忽然想了一下,又说:“就是有点辣。”

    能这么乖乖的坐在旁边,好声好气的说话的封凌可真是少见。

    厉南衡发现自己还真是喜欢她喝醉的样子,比如上一次因为喝多了,在酒店里装男人,脱裤子,还在裤子里掏来掏去的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他看了眼她放在腿上的手,伸手过去将她的手轻轻握住,捏在掌心里,温柔又怜爱似的轻轻揉搓着,揉了一会儿,又觉得她这种乖巧听话的一面刚才在阿k面前是不是就展示过了,她现在这么平静温和,该不会以为他是阿k。

    于是男人本来心情还不错的表情忽然染上了一层阴霾,忽然捏着她的手问道:“醉了没有?”

    “没有。”

    很好,喝多的人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醉了。

    “我是谁?”他直接问入正题。

    封凌直勾勾看着他:“厉南衡。”

    见她这是认得自己,也知道现在坐在旁边正握着她手的人是谁,男人脸上的阴霾再度被阳光普照给扫清,捏在她手上的手再度紧了紧,见她这副乖巧的样子,凑在她耳边低道:“现在这时间,外面各种热带的虫蚁正四处活动,蚊子也不少,跟我进去睡觉,嗯?”

    “好。”

    见她听话,厉南衡直接拉着她的小手就这么站起身往回走,阿k在远处回来看见,当即非常自觉的先溜了。

    -

    (封小凌这是喝多了?还是喝多了?还是喝多了?求月票,么么哒!)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