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吴策

一肖中特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七一肖中特 晋阳之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将军,这雨还要下到何时?”

    “近秋时节,北地本就少雨,多则半日,晚则一两日即可退去。看书阁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必须等村内道路晒干之后,方能进攻。”

    “吾军箭矢如何?”

    “只寻到一处斜坡靠着篷布避雨,箭矢堆积到一处,地上有干草,应当不会受潮。”

    马超松了一口气,不过心思也是有些沉重,若是被这一场大雨耽搁一两日的话,怕是曹魏援军必定会赶至。

    ——

    晋阳,早在接到曹操求援急报之后,于禁便有些举棋未定。

    “文谦,汝且率军北上罢。”

    “文则,吾若北上,汝此处剩下兵马大多都是新卒,若是徐晃来攻,汝欲如何?”

    “吾两军对峙于此处日久,久战未胜,如今邺城、蓟县都已告急,唯独晋阳之中,那守城大将徐晃,据城而守。吾麾下兵马虽然不足攻取晋阳,但据守有余。”

    乐进犹豫了顷刻,便带着麾下一万精锐连夜北上,与此同时,他也在途中接到了张郃、高览调防的战报。

    “未曾想太子与司马懿竟然肯弃守沿河一代郡县,据守邺城一代和巨鹿等重城。”乐进率军半日走出三四十里,后方却突然快步驶来一名传令兵,“将军……于禁都督有令,命汝即可率军回师晋阳大营。”

    乐进双眉微皱,“发生何事?”

    “晋阳城中,东吴并州都督徐晃已调兵遣将,以庞德、庞柔二将为先锋,以轻骑切断吾军粮道,如今吾军后方榆次、琅孟等城已失守,于禁都督已为敌军所困。”

    “徐晃所部兵马当在三万余众,文则所部亦有三万,可大部都是屯田新卒,战力一般。”乐进果断下令全军回师。

    一日之内,他便杀至琅孟,第二日便在榆次城外击败庞柔铁骑,收复了这两座城池。

    是夜,庞德大败于张郃之手,高览也率领大队步卒堵住了东南面阳邑方向。

    当乐进率军赶至晋阳城外大营之际,却见两军营地竟然相隔不过一二十丈,他放眼望去,两座方圆数里的大营竟然紧挨在一起,营中军士林立,刀枪各自安排在铁盾之后,时而有投石车和床弩箭矢飞射进敌军营帐之内,双方攻杀之间,竟是互有来回。

    “徐晃既敢出城,为何非要将大营建在吾军营地之外?以文则兵法,焉能让徐晃率军摸到营门之外?”一开始乐进还在困惑,可当他瞧见一支出现在徐晃大营侧翼的铁骑之后,便恍然大悟。

    人人持弓提刀的弓马营,赫然便是追随长沙名将黄忠肆掠西域,随后镇守凉州数载,于河套平原之上大破匈奴的一营铁骑,此刻那提刀立于军中的白发白须老将,不是那黄忠又是何人。

    “张郃将军一动,东吴军立即变阵,那吕蒙、徐庶也非无名之辈,如今看来,的确是有些棘手。”

    有黄忠这一营数千铁骑迂回至侧翼,若是徐晃率军在夜里出城,有着夜色的遮掩和骑兵骚扰大营,能让他们将营地推进到自家大营外面,这也不足为奇。

    “可如此一来,这晋阳城中可还有人镇守?”乐进双眉微皱,他所部有马步军上万人,此刻本可绕行北侧,阻击黄忠的弓马营,配合张郃、高览完成合围。可他心中一直有些忧虑,他思忖许久,却也没有想得通透。

    “莫非是那晋阳城中还有伏兵?”乐进犹豫之际,天色已经逐渐黯淡下来,他瞧见了远处黄忠所部兵马已经朝着晋阳城奔驰而去,竟然没有直接入营庇护徐晃大营。

    “虚张声势,还是有意勾引吾军中计?”乐进满脸凝重之时,于禁的传令兵已经抵达。

    “乐将军,都督有令,命汝即刻率军,攻打徐晃大营北面。”

    “黄忠刚入晋阳,吾此刻若是出兵,他势必出兵攻打吾军侧翼,吾军马步军尚且万人,黄忠所部便有五千骑,若是他率军来袭,某不是他敌手。”乐进实在不想枉送军士性命,更何况,这怎么看都像是东吴诡计勾引他们攻打徐晃大营,若是中计,他们这数万精锐全部丧命于此,整个曹魏西北面的诸郡怕是就会被徐晃给完全攻占。

    “都督有何指示?”他犹豫片刻后再次问道。

    “回禀将军,昨日子时,邺城援军送来一批新式军械。”

    “是何物?”乐进眼前一亮,也很想知道是什么东西能让一项保守的于禁改变出兵主动进攻的策略。

    “是将作大匠马均监制完工之马均连弩,一共有三千具,此外送来短弩五十万支。”

    乐进心中一紧,连忙追问,“一箭几矢?”

    “一箭五矢。”

    乐进眼神一暗,“虽不如东吴诸葛连弩一箭十矢,却也可做攻营利器尔。”

    “将军,此外,太子还命细作传报,徐晃军中配备诸葛连弩不多,吾军若得这三千具马均连弩,只要能攻破敌军营门,便可顺势杀进去,近战以此物大破徐晃。”

    乐进脸上涌现出喜色,“如此甚好,传令下去,全军即可出动,于北面攻打徐晃大营。”

    “喏。”

    与此同时,远在晋阳城头之上,未曾卸甲的黄忠凝视着远处零星火把中的大批人影,朝着身侧看了一眼,“旗兵立即向城外大营示警,北面有敌军来袭,马步军过万。”

    “喏。”

    “黄老将军,吾军是否出袭?”身侧,吴班、魏延等将皆穿着甲胄静待着黄忠的军令。

    “莫急,吾军骑兵不多,大多都是步卒,此战庞军师定计以步卒取胜,便须得先让公明将军深陷重围方可。”

    “只是公明将军昨夜才构建营寨,如今只修缮完前营,若是被四面围攻,吾军一旦救援不及,怕是……”

    黄忠微微摇头,“文长,莫要小觑天下人,也莫要小觑吾东吴各州都督,能官任一方都督者,都是可指挥十万以上马步军作战的当世良将。”

    魏延眼神有些黯淡,他投奔东吴日久,如今还不过是一名安北将军,此前夺取武关的功劳他也没能晋升。

    “文长,待会儿某牵制乐进之兵,汝直取敌军大营,焚毁敌军粮草辎重即可,此战吾军乱中取胜,比拼兵力和武将勇武,汝可尽展所能。”

    “喏。”魏延心中一暖,黄忠和他乃是故交,每逢征战,却也是念想着他。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