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晴雯的如梦令

第六百六十二一肖中特 一个小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夏末的月在这一晚格外的高,倒像是秋月。看书阁wwΔw.『ksnhuge『ge

    竹叶碎了一地。

    雨生付手站在屋檐下,这是回到长安后他第一次来到前院。

    幺妹儿还以为是师父要回来了,于是一直躲在窗内默默注视着师叔的背影。

    不知道为何,她有些紧着,甚至感到有丝丝寒意渐升。

    “妹儿,你回去睡觉吧,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幺妹儿发现自师父和师叔去小南山后,师叔越发的老气横秋,这一点连铁城主都有发现。

    本来想乖乖听话回去,听到“不该”二字,幺妹儿反倒不愿意走了。

    幺妹儿见雨生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心中正要窃喜,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一地的竹影全被那黑影抹去。

    对方是一个人,显然不是师父和师叔。

    因为她的出现,雨生没来得催促幺妹儿离开。

    此人是谁,从身形和气韵看,要比师叔乃至师父的境界高很多。

    气温在此时降到了极点,幺妹儿真开始怀疑自己,好好端端的为啥要跟着师叔来到这里。

    雨生仍注视着黑影遮蔽了的竹影,似乎黑影根本就不存在。

    “难道你真的是她?”

    即便是对方用琉璃钟改变了自己的声音,雨生还是准确地判断出了她的身份。

    她什么也没有回答。

    是默认还是?

    午杏儿虽然已经很确定那个问题的真实性,但她还是拿捏不准。

    此时她或许更希望数日前得到的消息是假的。

    雨生如她所愿没有回答,这让她丧失了耐心。

    面对那个曾经让世人竟皆仰视的人,换谁都会有些紧张,数界大海试榜首自然也不例外。

    管她三七二十一。

    幺妹儿看到一道极强的白光从午杏儿手中飞出,然后瞬间消失。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马上她发现自己错了。

    的确是飞剑所产生的白光。

    飞剑幺妹儿并不陌生,像眼前这么快的今晚之前她一定没见过。

    就在幺妹儿惊讶的嘴巴合不拢时,那道白光再次出现。

    这一次它停在雨生的面门。

    若说午杏儿的飞剑之快让幺妹儿合不拢嘴,那么眼前这一幕呢?

    她实在反应不过来做出下一个动作。

    当她准备瞪大眼睛时,一道更强的白光迎面而来。

    发生了什么?

    幺妹儿只能顾着自己的眼睛,但那只手还是慢了,被白光刺到的她眼前顿时一黑。

    手很快从眼前拿开。

    雨生一口鲜血尽染地上稀碎的竹影。

    黑影已经消失不见,那飞剑自然也随主人而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幺妹儿冲出来一边扶助雨生,一边还在努力回忆着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

    飞剑。

    然后……

    过程完全没能在幺妹儿脑海里留下映像,以她的境界能留存首尾已经很难得了。

    雨生先是望着竹影上斑驳的鲜血,良久之后才示意自己没事。

    他的脸上星星点点的无奈很快被平静所代替。

    那种平静世间只有他自己知晓,就连师妹也不会懂得。

    以不攻、不守、不退、不弃迎接对方的试探,这是因为她了解午杏儿和她被后那个人。

    竹影上的鲜血在雨生离开之后才渐渐化开,气温也随之恢复原状。

    幺妹儿走在雨生身后,不时回头看一看天空。

    她不是看那笼明月,她担心那人、那剑再次回来,真这样的话自己该怎么保护师叔,这个是她此时面对的一个问题。

    二人背对着月亮而行,看不清雨生的脸是否变红,但绝对不会烫。

    要不然那竹影上的鲜血怎么会在他离开之后才化开呢!

    没人真正接触过他的身体,当年师妹无比接近。

    因此世间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知晓雨生的身体究竟有多寒。

    其实,到了这一世,那份寒冷似乎有所融化,只是融化的速度似乎有点慢,确切讲是很慢。

    回到后院,山希不知道是月光的原因还是另有原因,他知道雨生的脸很白,但今晚似乎更白了。

    他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幺妹儿。

    “是一道白……”

    幺妹儿后面一个字以及后半句话还没出口,突感一道寒意袭来,忙将没说出口的那个字和那半句话咽了回去。

    她比山希和孟小江幸运,那道寒意并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多久,雨生回首进了自己那间西厅。

    山希并不罢休,还想追问,被铁城主止住。

    铁城主看着雨生的背影,神情有些严肃。

    这让山希感到很不解,在铁城主的脸上从来找不到的严肃,在月光下竟然出现了,而且那么真切。

    他很快发现山希的不解,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山希呐!你可能还不是很了解你家公子……”

    幺妹儿且了转身离开。

    铁城主似乎听到了那“且”字说暗含的意思,笑着骂道:

    “小妮子,还敢给城主‘甩脸’……不管怎么说,我也比你们来长安早两年。”

    她倒是没说自己头一年半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

    长安城东北是一个荒岗。

    这里平日里连之老鼠的影子都找不到,在这个月圆的夜晚却破天荒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付手望着长安里璀璨的灯火,脸上不太平静。

    似乎只有这样绝对寂静的地方才有助于她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

    午杏儿永远也忘不了那道射向四方的白光,也永远忘不了雨生冰冷如火的眼神和冰冷的那张脸。

    她希望自己记错了。

    但她不能骗自己,凡夫俗子或许可以,作为修道者绝不能如此。

    雨生是没有在那道剑光下出手,更没有退缩。

    虽然如火。

    虽然冰冷。

    但很平静。

    这样的画面注定会成为午杏儿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噩梦,甚至很有可能永远与她相随,想忘也忘不掉。

    她猛地躲了一下脚,凌空而起。

    向着明月而去。

    数息功夫化作白玉盘中央一个黑点,然后消失。

    她原来站的地方,准确说是她脚躲下的周围,并没有出现一个坑,但是明年这里是不会再长出野草了。

    ……

    月光透过窗子斜斜地投在西厅的墙上。

    雨生站在窗下,姿势和两个时辰前一样,仍月光浇洗。

    她并非不愿出手。

    其实她只是想试试看。

    看看这个身体究竟能承受多少,结果比她此前计算的略差一些。

    若是那些护体的白光没能出现或许可以算的上完美。

    她转身走向床榻,嘴巴微微抿了一下。

    似乎接受了这个结果。

    毕竟那人是除了她自己外最了解自己的人。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