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权宠之仵作医妃

第489一肖中特 龙阳之癖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什么?!男戏子!”

    秦莞还没做声,一旁的茯苓先惊呼了一声。Δ』看Δ书』Δ阁ww w.

    对茯苓这样单纯爽直的小姑娘而言,包养男戏子简直是奇闻。

    “男……男戏子……那岂非是说,那陆静承有龙阳之癖?”

    茯苓惊讶的说话打结,白樱的表情也有些复杂,白枫点了点头,“是这样。”

    几个人都惊讶无比,可一旁的秦莞却是一脸沉静。

    大周的风俗自然没有以龙阳为常这一说,可龙阳之癖对秦莞而言并非天方夜谭,权贵人家,有不少人好此道,有的是天生如此,有的则是为了尝个新鲜,只不过大家都不敢露在明面,免得被说坏了家风。

    而秦莞对于陆静承好龙阳更是不觉得稀奇,因为那日,在那春宫图册之上,秦莞竟然看到了几幅男子交合的图画。

    这对秦莞而言来说可算是不小的震撼。

    一般人即便看春宫图册,也没有看男子和男子交合的。

    当看到那春宫图册最后几页皱着颇多,一看便是被翻看过数次的,秦莞便知道陆静承即便不好龙阳,也了解了龙阳之道,说不定还被引出了兴趣,因此才让白枫走了这一趟,没想到果然如她所料。

    “王妃,您怎半分不惊讶?”

    茯苓见秦莞太过淡定,自然好奇,秦莞叹了口气,“我让白枫去建州城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如今不过是如我所料罢了,既然如此,那陆隋永的话倒是真的,梅园之中不可能有女子,却可能有男子,而陆静承数次进入梅园,离开之时面带春色笑容满面,只怕当真是同男子幽会,如此也和陆静承是被男子所杀相吻合。”

    茯苓长大了嘴巴,没想到秦莞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白枫肃容道,“王妃可有怀疑之人?”

    事到如今,破这个案子的责任大半落在了秦莞肩头,茯苓几个也希望这案子早日真相大白,好还白鹿洲一个清净,如此他们住在此处也好安心些。

    秦莞明眸微狭,“男子相好为人不齿,可陆静承身份贵胄,若是看上了哪个奴仆,只管让其往自己院中去便可,可他却选择在梅园之中相会,一次可说是情致,两次三次便说不过去了,由此可见,此人身份并非奴仆,在这白鹿洲之中,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附和这般条件,可他们却是兄弟——”

    这样的寒冬,陆静承不可能为了一个奴仆两次三次的入梅园,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人身份和他相当,要么是和他情投意合,要么便是被他胁迫,可不管是哪种可能,这个人的身份都不会低。

    陆静承好色,喜欢的女子皆是貌美,喜欢的男子自然也不会差,单论这一点,陆氏几位小辈尚算符合条件,然而他们皆是同族表兄弟,陆静承便是再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对自己的亲族兄弟下手吧!

    秦莞不觉得陆静承饥不择食到了这般地步。

    白枫明白了秦莞的意思,一时也没了主意,却想到了另外一事,“对了,属下还未说今日偶然发现的另外一桩事。”

    秦莞当下回过神来,“你说。”

    白枫定了定神,“属下本是去查陆静承在何处流连,与何人相好,却偶然查得一件事,陆静承数次进建州城,几乎每次都是自己顾着自己玩乐,可是有两次,陆静承带了别的人去花满楼,属下从与他相好的红袖处得知,同他一起去的人姓胡,陆静承称呼他为胡叔,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红袖不知道此人的身份,可从二人喝多了的言谈之中得知,这个人曾经是陆氏在建州西边矿业上的管事之一,一年多以前,因为贪了矿上的银子被赶了出去。”

    秦莞脑海之中骤然闪过一道明光,“矿业上的管事?”

    白枫点头,“不错,红袖说,二人喝醉了之后,这个人大肆向陆静承告状,说陆氏五房的家主如何如何苛待他们这些陆氏的老人,还说如今五房出事也不能怪任何人,两个人还说了些别的,可陆静承却不让红袖等人听了,虽然喝的有了醉意,可看得出来,陆静承和这个胡叔之间存着什么秘密,两个人都颇为紧张,不愿让红袖等人知道。”

    秦莞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陆由心此番来建州,为的便是西边的矿难,可如今陆静承竟然私下见从前矿业上的管事,难道说,陆静承想趁着五房矿难做点什么?

    这么一想,秦莞不由将注意力落在了五房身上。

    她还没有见过五房的人,可听陆由心形容的,五老爷多病,五夫人性软,而那九少爷陆静和更是个开蒙晚不高不低的温文人,这样一家子,被欺负多年,多亏了陆由心的扶持才有今日,他们会生出歹心吗?

    而陆静承不可能和自家兄弟有什么首尾,五房想来是不可能的。

    秦莞叹了一声,“你去外面吩咐一声,让传话给姨母,就说我想见她。”

    白枫起身出门,传了话,没多时陆由心便到了菡萏馆。

    秦莞见着陆由心,没说陆静承包养男戏子的事,只说了那胡姓管事的事,这么一说,陆由心当即皱眉,“莫非是胡光德?!一年多以前,因为贪银子被赶走的管事只有这一个,也是姓胡。”

    陆由心这么说,那秦莞便可基本确定了,“这个人是什么来历?为何如今还在建州?”

    这般一问,陆由心便道,“这个人说起来也的确是陆氏的老人了,当初西边的矿业出过一点乱子,也就是二十年前吧,那时候他还年轻,只是个小工头罢了,当时许多人离陆氏而去,他倒是忠心,带着几个兄弟留下了,后来矿业慢慢止损有了盈余,他自然也做了管事,只是因为在矿上的时间长,他仗着身份越发行事不端,五房接手之前,他负责统总,后来五房接手,他便十分不听五房的差遣,面上答应的极好,私底下却撺掇其他管事们和五房离心,念在他是老人,五哥忍了多回,后来他大概也是知道斗不过族中主子了,便开始贪银子,他在矿上这么些年,贪银子早非一日,从前小打小闹便罢了,一年多以前,竟然将两万两给盐铁司的税钱贪了,如此哪里还能忍?五哥禀了我,是我让人将他赶走的。”

    “念着多年情分,当时只让他将那两万两银子拿出来,并没有将他押送官府,后来他去了何处我们便不知道了,没想到,他竟然和静承搅在了一起!”陆由心面带薄怒,显然陆静承如此犯了她的底线!

    秦莞忙道,“姨母息怒,此人既然在建州城,如今性命来历皆知,找到他自然容易的很,我猜想他和陆静承之间必有谋算,或许还和陆静承的死有关系,所以还是找到他问清楚的好。”

    陆由心颔首,“自然要如此,我倒要看看,他和静承之间在谋算什么,你放心,我来找人,陆氏在建州有产业,他当时在这边多年,自然也是置了不少产业的,如今想必就住在这里,我去让五哥寻从前的老人帮忙,自然能知道他的住处,等找到了人,必定审问个明明白白——”

    秦莞便放了心,又问,“敢问姨母,这些日子府上可有男客来访?”

    陆由心挑眉,“没有过,这里陆氏出事,我来没几个人知道,其他几房我也下了命令,静修他们几个见朋友都是去建州城见,因此从未有客人来过,无论男客还是女客。”

    秦莞蹙眉,方知凶手必定是园中人无疑了,“那……此番矿难的事,可有解决的法子了?”

    陆由心叹气,“这些日子一直在安抚遇难之人的家小,因为快过年了,知府衙门和盐铁司的人倒是送了话头,只不过那逃走的两个管事至今没有下落,这事便有些棘手,死了二十多个人,最终还是要有人去负责的。”

    秦莞听得很明白,矿业最直接的统总者便是那些管事,如今有的人下了狱,有的人却跑的下落不明,衙门纠察不清楚,便会咬着陆氏不放,而做为陆氏家主,自然不想五房的陆博易受牵连,若是查不清楚,自然不介意将几个管事送出去顶罪,矿难自然是要人负责的,陆由心的心思也是常情无可指摘。

    二人又说了片刻,陆由心便离开去吩咐人找那胡光德。

    兰香院中,陆静韫快步从外面进来,一进门便道,“五哥,姑母派了好些人入建州城,听说是要找一个人,因为什么没问清楚,姑母身边的人口风都很严,使了银子也没用。”

    “菡萏馆的人呢?”陆静修又问。

    陆静韫摇头,“不知道,没出来过,那菡萏馆守卫森严,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不管是婢女还是侍卫小厮,好些都是脸生的,一看便不是咱们府上的,也不知道是谁。”

    陆静修眯了眯眸子,“我猜,今天晚上她们还要去青松院,我们就在院子里堵她们!”

    陆静韫眼底有些激动,却又有些害怕,“五哥,如此……会不会惹得姑母盛怒……”

    陆静修哼了一声,“反正姑母没打算选你我承嗣,那般畏首畏尾做什么?!”

    陆静韫缩了缩脖子没多言,却隐隐有些期待晚上的对峙了!

    夜幕缓缓落下,菡萏馆之中点起了一片明灯,秦莞验过尸体,又搜了陆静修的住处,今夜倒也无需再去青松院,可秦莞心中百般疑问不得解,到了晚上,还是打算出去走走,却并非去青松院而是去梅园。

    陆静承选择夜里与人相会在梅园,秦莞便趁夜来一次,夜色之中的梅园暗香浮动,霜雪清冽,除了有些冷,倒也别有意趣,等往陶然亭走过去,便更显幽静寂然,在此处夜会,还真是掩人耳目。

    白枫等人执灯陪着秦莞,秦莞走到了陶然亭之外便停下了脚步,丛竹,亭台,梅林,至雅至静,只怕没有人会想在这里杀人,可陆静承偏偏就是在这里死的,秦莞站在梅林之中目不转睛的看着此前发现血迹的地方,层叠的新雪早已掩盖了当日的一切痕迹,如此这桩案子便越发困难起来,到底是谁在此夜会陆静承?

    秦莞正兀自沉思,忽然,一道窸窣的响动又从竹林之后传了出来,有了前次的经验,白枫继续的往竹林之后掠去,然而此时乃是黑夜,白枫人到了竹林之后,只看到一个影子往远处跑去,白枫当即追上前去,秦莞本是要跟随,可跑出去几步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正在这时,又一道轻快的脚步声从她身后骤然响起。

    秦莞一回身就看到了昏黄夜色之中的陆静修拔剑而立。

    秦莞眉头高高挑起,而陆静修本是一脸严肃薄怒,然而待看到秦莞转过身来的脸,他眼底却一阵愕然,继而流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惊艳之色……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