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清云鉴之倾城血樱

第三百一十六一肖中特 如你所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阵前空地上,舞雩声已久无声息,场上只闻绿衣女子喘息挣扎的响动。看书阁wwΔw.『ksnhuge『ge

    拉巴子看了一眼场中二人,便道:“你们赢了。”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便如鬼魅般掠入阵前,将匍匐地上的绿衣女子一把抱了起来。

    叶绿叶喘息着看向他,气息微弱地唤了一声:“师弟。”

    云萧抱着她一路掠入罗甸城中。

    夏军阵前主帅向着对面之人示意过,退回城中商讨。

    璎璃随即将端木孑仙推回城中。

    璎璃推着端木孑仙进入叶绿叶所在营帐便立时将帐帘放下,帐中黑衣红樱之人已将叶绿叶衣物撕开,在给她清理包扎止血。

    璎璃立时上前帮忙。

    端木孑仙近身,于榻沿伸手把住叶绿叶的脉,指尖方触及榻上之人腕脉,手指便抖了一下。

    待端木孑仙取朱叶丹数颗予女子服下,云萧便试着将内力渡进叶绿叶体内……便如石沉大海,不能觉到半点内息流动。

    黑衣红樱之人抑声道:“师姐周身筋脉尽断,武功已经废了……无法再习武了……”此时榻上的叶绿叶已然昏迷了过去,云萧敛目续道:“此后手脚难御……恐将沦为废人。”

    端木孑仙凛然扶坐在木轮椅中,面上冷白,唇无血色,紧紧抿唇只不言语。

    久久,她道:“绿儿恃武,一向心傲……如何能承?”语声轻浅,萦满了听来浅淡却深远不能释的怜惜与疼意,像是自问,有感彷徨。

    端木孑仙缓缓握住了叶绿叶置于榻边的手腕,于此时才轻声回了她于阵前所问的那一句话。道:“嗯……是绿儿赢了。”

    语声低喑,隐颤。

    不多时墨然、北曲等人皆赶来看过榻上的叶绿叶,北曲目中有欣慰之色一闪而过,镇重地揖了一礼,方才退出。

    孔嘉领夏军留守阵前。

    云萧于帐中照看着叶绿叶,其余人应北曲之邀转到了主帅营。一入帅营,北曲便与几人道:“如今局势,两军各胜一场,如此一来叫阵第三场便是生死成败之战,西羌必然会派那无人不忌惮的第一勇士虎公主上场……”北曲沉声道:“此女之威,我此前已言过,可以说,我夏军阵中,无人能与之为敌。”

    墨夷然却立身墨然身后,目中是认同之色,抿唇而立。

    北曲再道:“第三局若败,若按约定我们便要伏首认输,即便不认输,强自与他们撕杀,士气也已丧气,其结果便当是二万余新兵不保;罗甸不保;益州后方宁、广、荆三州安宁不保;大夏益州地界之外的安稳亦不保……局势之危,我等都清楚。”他转目望着帐中之人看了一圈,语声绝肃,直言道:“而这第三场与西羌虎公主的一战,却九成九要输。”

    据闻西羌虎公主十四岁后便无人能从她手下单独走过三招。

    巫亚停云座下猛将田狣被此女一槊即砸碎了五脏六腑,一口气都没来得及喘完即毙命……连她兄长西羌大王子弋仲都不敢接她全力一招。再观夏军阵营,恐怕派谁到她面前都是送死……道是必输无疑。

    几人心下默然,都知他口中所言九成九的败率已是保守。

    北曲心中明澈,周身气息深而沉,此时再不多做客套、虚与委蛇,转目看向了帐中一人:“叫阵第三场定生死,眼下胜率已微,如此,我宁可派去迎战之人败亡之余,可抹煞另一个风险。”他最后一句话说得轻声,几人都有点未听清,独一人听得极为清晰。

    端木孑仙神色一凛。

    墨然、墨夷然却、璎璃都有些怔色,抬头便望见后军将军北曲将目光直直地落在静坐木轮椅中的白衣女子身上。

    “端木宗主应懂小将的意思。”

    椅中女子眸中痛怜之色此时已被压下,觉到北曲视线,神色沉凛,思及他先前警言相告之话,心口猛地一窒。

    下时有感众人视线都转向自己,气息当即一凝,紧紧抿了双唇。觉出的,是此生从未经历过的难堪之感。

    端木孑仙素来平和淡漠的神色变得沉抑难言,她微微侧首垂目,敛了声。

    “第三场,可由本宗一试。”久久,她道。

    帐中之人除却北曲,全部惊色。

    云萧本留于叶绿叶营帐中照看她伤势,看见榻上叶绿叶正自昏迷,全身伤口已悉数上药包扎过,又沉面思及此刻局势。

    黑衣红樱之人沉忖一瞬,亦能想到西羌要派出的最后一人必是拉巴子无疑,思及当日徐州雪岭中纵白化作两倍身形于雪窟洞外一爪拍向拉巴子,她手下勇士四人合抱不住,却被她一人单手即钳制住……一只硕大的狼爪于她五指中动弹不得。

    心中不免泛起忌惮之意。

    若与此人为战,夏军阵中除却师父,恐无人能与之一敌……便是师父,恐怕也力有未逮。

    云萧思及此,心下顿时凛极。倘若真由师父出战,无论输赢,身子必败,师父体内本已残留着小师姐渡蛊留下的一身毒秽,饶是雪阳蛊也不过噬去三成,只靠着已然退至第五层的水迢迢元力相抗相护,才得像个常人一般无二,但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时日无多,一日日都在消耗着天鉴元力。

    若强自与拉巴子一战,元力用得太过、动荡倾覆,让体内毒秽趁机侵入心脉,便将危矣。即便元力深稳,未见倾覆,一旦伤重昏迷愈七日,水迢迢之力再退一层,师父元力必定更弱,身子必定更差,亦是衰微在即,此后一日比一日难捱。

    思及此,云萧肃面而立,当即唤来纵白守在叶绿叶榻边,自己去到主帅营帐。

    纵白伤势还未痊愈,被从城中角落的窝中唤来营帐里,无力地趴在叶绿叶榻边蜷尾不动。

    云萧疾步行至主帅帐营外,正听到端木之言:“第三场,可由本宗一试。”

    黑衣红樱之人震一瞬,当即拂帘而入,看向椅中白衣人便道:“师父。”

    端木孑仙闻他唤声,神色无言一凛,敛目未应。

    此时解毒罢,坐于营帐一角宽椅中休息的孔懿喘着气出声,奇道:“偶听人言,端木先生会武,我居于塞外只当是胡传,不想竟是真……”

    墨然眸色微敛,蹙起眉道:“师妹虽有世人不及的天鉴元力行身,但久坐不动,身子骨向来单薄……体内又有余毒未清,久站之力尚无,何能冒险与西羌虎公主一战?”

    因端木孑仙身份特殊,有清云鉴之责在身,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墨然便料北曲会出言阻拦。

    下瞬却见北曲目色微冷地来回打量了云萧与帐中白衣女子一眼,随后背转双手行出了营帐,口中只道:“如此,小将便先行回到阵前相候了。”

    墨然怔一瞬。

    端木于北曲身后点了点头,面容极肃,抿唇不语,有不再相议之色。

    帐中几人便都陆续退出,回去阵前。墨然看了她一眼,目中忧怀深思之色一闪而过,静滞一瞬,亦行出。

    端木孑仙唤璎璃推她出去,璎璃方才推起端木孑仙即被云萧拦下。

    此时帐中已无外人,云萧看着她便道:“师父身为清云鉴传人,关系大夏安危,倘若出事无人能承,如今军中尚有人在,师父断没有必要拿自身冒险——”

    他话音未落即被端木打断:“你、可是同弋之先生一般作想?所思是……最后叫阵三场即便是我夏国败了,你亦可在万军之中保我清云宗下几人性命无虞?故、不愿见为师涉险?”

    云萧语声一凝。

    端木孑仙下瞬思及他来此,叶绿叶身边便应无人,故嘱咐璎璃先去照看叶绿叶。

    璎璃抬目看了他们师徒二人一眼,随即点头应了一声,拂帘而出,往叶绿叶所在营帐去了。

    帐帘一拂一落间,萧瑟秋风微入,四周无人,城营皆寂。

    端木孑仙未看他所在,又道:“倘若此战败了,益州后方宁、广、荆三州便有被羌骑兵踏马而入之险,到那时生灵涂炭、哀鸿遍野……这些,你应都知晓。”

    云萧抿唇,不言。

    端木微沉声:“你知晓,但亦有凭己之力,只护身边数人之想。”

    云萧亦沉言:“此为下下策。”

    端木孑仙轻轻点了一下头:“若能救人,你会救;若觉能胜,你亦不会推辞……只是眼下形势,过于危殆,故不可避免地思及下下之策。”

    云萧心中不知为何惴惴起来,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女子的腕,拦她道:“这与师父要拿自身去冒险有何干系?师父是大夏三圣之首,干系重大,理应于危境中保全自己才是!”

    白衣人一颗心窒了一瞬,又不受控制地跃动起来,她未再回应他口中所言……只转手抽回了手腕,坐于椅中少许,蓦地轻言问了他一句:“你,改了吗?”

    云萧听得一怔。

    下时意会过来她所问的是什么,心下又一震,语声转涩:“我……在改。”

    “在改……是改了,还是未改?”她茫然的双目空空地望着前方,于他言后,又追问了此一句。

    云萧蓦地抿唇,只看着她,不言语。十指紧握。

    端木孑仙微微敛了眼中神色,眉目间浮现出万籁俱寂般的平静,仿若诸事皆已淡去,仿若诸事无不可放下:“月圆前夕,你与为师说‘我若容不了你,就亲手杀了你’。”

    她拨了拨唇,似是沉淀了许久,于此刻缓缓道:“今日为师回了你……宁愿你死,亦不能容。”

    云萧周身一震,一瞬间呆呆地看着她。

    下一瞬若风沙漫眼,眼眶猛地一红,心下如被撕裂了开来。

    “师父你说什么……?”

    椅中之人微垂双目,面色是一如既往地平静,平静到冷漠绝情。“你纵是死,我亦不会容你之情。”

    他笑了一声。“萧儿在你心里……”

    夹杂着惊痛、悲郁、伤楚,和无休无止的苦涩、压抑和绝望,他轻声道:“就如此没有分量吗?”

    端木孑仙目中空茫一片,手微颤,气息一沉再沉:“徐州雪岭、南疆蛊池、罗甸城前、羌军阵中……此生你为我所做的,师父都记得,会一直铭感于心,不会忘怀……但你、心中所想,师父不能应、不敢应、绝不会应。”她终于抬头看向他所在,颤然凝声:“我知你心下于我是男女之情后……便应离远……断无理由再留你……当日我只叫你改……今日便再与你说了……你不改也得改,若然改不了……”她抑声一瞬,绝然道:“便还是走罢。”

    云萧往后退了一步。

    端木孑仙忽然觉得心如针刺,涨涩疼楚,似是有伤,不似以往曾感受过的。“你屡屡为我涉险,甚至断指……这是我欠了你……我是你师父,理应护你无虞,却屡屡被你舍身相护,此乃端木无能……但师父欠你的,只我一人欠你,不应牵连天下人……更不可污云门之名,污清云鉴传人之名。”她最后道:“故你心中情思所欲,与我断无可能……纵是你死,我也不会应你。”

    云萧侧首又笑了一声,他数次咽了咽声,强逼下了眼中涌上的泪意,只喑哑道:“师父真的懂我对你的情么?”他克制不住地上前两步,颤抖着手握住了女子双肩:“你所说的,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呀!”凄声一句,他极轻声道:“我连让你为难都舍不得。”

    一颗心痛如刀绞,他疼得颤然。“从始至终,我从未想过师父会应我……只是即便如此,我也已经让你为难了……”此句言罢,他便退了开去,“我知道师父的意思了,因我还未改,所以师父要拿自身去冒险……断了与我的可能。”他回望女子,便笑道:“只是师父没有欠我什么,那些事,所有那些事,都是萧儿一厢情愿甘愿为师父做的……师父一分一毫也未欠过我。”

    端木孑仙面上苍白一片,拨了拨唇,却发不出声音。

    只不知为何心口疼得厉害,又涩又苦,极为陌生,引动周身气息都变得急促,又挣脱不开。

    “只是若然要断这可能,也断没有让师父冒险来断的道理……”云萧背对女子向着帐外行出,未几,语声温柔地轻轻喃道:“第三场,便还是让萧儿代师父去与西羌虎公主一战吧。”

    他回眸,望着她的眼神几乎化成了水,温柔地像碎在湖面上的月光:“如果我输了,就如你所愿死在阵前。”

    端木孑仙倏一震,呆呆地望着眼前无尽的昏黑。

    帐帘拂起又落,他的气息瞬息之间已离远。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