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惑世歹妃

361 衰微之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转眼到了小年,赵明月要陪着宫里的两位长辈接见各路宗亲贵眷,虽说不需要多费力气,时间却是占得满满当当的,等她缓过神来才意识到,已经有小十天没见着柳清泉的面了。

    正要差人去问问,前厅即有人来禀,说圣凌娘娘过来了。

    倒是心有灵犀。

    赵明月揽着青隽走到前厅,搭眼瞧见暗夜御冰,心头顿起感慨。

    紫夜这位御朝殿下打着贺岁的幌子在青城驻留至今,其心昭昭。据南宁的消息,寂灭山庄一事后,他虽九死一生,但总算如愿以偿,与小清渐入佳境,也是美事一桩。

    如今既随了小清亲自来见,那便是实打实的了。

    “月儿!”柳清泉看见她,立刻欣喜地跃近:“你最近在忙些什么?都不找我。”

    “怎么没找?给你传信也不回。”赵明月挨着她应话,视线却是对着墨凌风。“也不知道谁忙。”

    谁知后者眉头皱得死紧,凝着柳清泉的紫眸掩不住忧慌。“月姐--”

    “你喊谁姐呢?月儿她是我姐姐,跟你个流氓无赖有什么关系!”

    柳清泉原地跳了几下,愤愤地瞪着远处的无赖,转头朝赵明月控诉:“这个人奇怪得很,仗着自己是姐夫的兄弟,总在我脸面前晃荡,还让我到他家住去,脑子进水了。”

    要不是暗夜御冰牵得牢,赵明月瞧着这丫都要奔过去踢人了。

    赵明月眨眨眼,有些懵圈。

    这什么情况?小两口闹别扭?

    可看三弟的表情,实在不像。

    她缓了缓神,斥道:“怎么说话呢?人家出于礼貌才邀请你过府,不要想歪了。”

    “谁想歪了?他就是--”

    柳清泉还要辩驳,暗夜御冰忽地咳嗽起来。她连忙轻抚他的背:“好啦我不说他了,你还没有痊愈,不能激动。”

    没好气地睖睁了眼某无赖,拉了暗夜御冰坐得更远,还躲在他身后,不让墨凌风瞧见自己。

    赵明月脸色已经不太好,青隽捏了捏她的手,吩咐简则:“带柳姑娘到兽园游玩。”

    柳清泉眼睛一亮,起身就要扯了暗夜御冰一起。

    赵明月喊住她:“你不是顶喜欢嚎嚎吗?要是你今天能独自把它哄出府门,我就让你带它回去玩一阵子。”

    柳清泉纤指一竖,“一个月。”

    赵明月一点头,她即刻松开暗夜御冰,喜滋滋地去了。

    -

    赵明月转回脸,笑容收起:“小清莫不是失忆了?”

    墨凌风点点头。

    赵明月拧眉:“只是不记得你了?”

    暗夜御冰即刻苦笑:“昨日不记得的是我。前日是赤兄,大前日是月兄。且她今日已忘记昨日不记得我之状。”

    “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上次自寂灭山庄回去,隔日便出现此症。”

    难道她尚好,小清却先现出了衰微之貌?若真如此,怕不大好。

    赵明月心下一紧,不由攥紧青隽的手指。后者抚着她的肩,沉声道:“你二人今日才来相告,莫非柳姑娘又有其他不妥?”

    墨凌风言道:“这十几日来,我们每晚轮流为清儿输上两刻钟的内力,方令她精神如常。只是昨日她动了不朽内气,竟不觉已破了九层,恐有碍于月姐,便不许我们再输内力。今日,她便直睡到巳时,才勉强醒转。”

    赵明月哎哟一声,转头看向攥得她手骨发疼、如临大敌的青小隽。“你急什么?小清的不朽诀内气虽无意中破了九层,可我并无不适呀。”

    又朝墨凌风道:“稍后我试她一试,看看可否能探出具体提了几分。”

    再喝了半盏茶,柳清泉一脸得意地回来,身后跟着只乖巧温順的黑豹。“月儿,嚎嚎愿意跟我回家了,你可不能拦着。”

    又张望道:“阿冰他们呢?”

    赵明月没回她,只唤过嚎嚎,抱上膝盖。“我跟你说笑的,嚎嚎从未与嗷嗷吼吼分开过,你一下子就带走它一个月,它们三个都是要生病的。”

    柳清泉美眸儿一挣:“你这个坏胚子,说话不算话。”

    “我一向这样,你不记得了?”赵明月挑衅地朝她勾勾手指:“有本事来打我呀。打得过我,我就不拦你了。”

    --

    青隽三人在偏厅坐等,一盏茶没用完,简则便来禀:“两位娘娘在大殿打起来了。”

    墨凌风倏地起身,被青隽拦下。“急什么,再等等。”

    又过了半刻,青隽一长随来报:“两位娘娘已停了手脚。圣凌娘娘携了豹兽先行出府去了。”

    青隽眉心一紧,飞速掠往前厅。

    赵明月正倚着美人靠撑着额头,神色困扰又疲累,瞧见墨凌风与暗夜御冰,朝两人道:“三分。”

    墨凌风看了看暗夜御冰,拧眉道:“清儿的内力超出月姐三分,却又出现衰微之势,奇异得很。”

    暗夜御冰转身往外走,“此况一时难定,先回去与赤兄、封兄他们商量看看吧。”

    赵明月嘱咐墨凌风:“明天你们再带小清过来给我瞧瞧。”

    -

    二人行远后,青隽忙扶着媳妇儿左摸右瞧:“没伤着吧?”

    赵明月一下把脸埋到他胸前,闷声道:“我打不过小清,刚才还摔了一跤,丢死人了。”

    青隽忍不住笑出声。

    见媳妇儿瞪他,立刻板脸道:“衡溢,查查方才在场的都有哪些人,全拖出去乱棍打死。”

    赵明月搡了他一把,说正事:“依据此状,倘若小清的内力继续升涨,可能会出现更多异况。届时我便得将《浮屠印法》解封,再提一提内气了。”

    青隽颔首:“自当如此。原本柳姑娘内力破九,衰微的应是你。如今情况超出预期,不见得是好事。你与柳姑娘还须平衡谐协,方可互相周全。”

    赵明月原本以为他会反对,没料到这么通情达理,自己准备好的许多说服之辞也派不上用场了。

    除了亲亲抱抱,还能做什么呢?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一肖中特节错误举报